我無法殘酷

早幾日同朋友講起之前畢彼特套坦克戲,講起戲中殺死投降的敵人一幕。
我們問的是,如果去到果個位,我們會如何做?
好些朋友也說做不到。我想我們該慶幸我們做不到,因為我們的心境也未ready去做一個殘酷的軍人。

其實我們也提到警察的兇狠。
我見過,我在旺角黑夜見過那種「慈母」的兇狠目光。我很幸運沒有被一棍打落頭,但我從那種目光中看到的就是殘酷的目光,他的目光告訴我,若我不順他意他就隨時一棍打落黎。
那時候,我是一直在行人路上向後退,但後退時前面擠滿人根本無路可走,但後面的警察卻不斷地進逼,不斷呼喝,甚至有一次逼得我們有些人跌倒在地。我們明明一直在行人路,我們明明在退,我們明明無路可退,為何要這樣逼迫我們?

我的性格天生就不能做一個警察,因為我缺少那種唯命是從的殘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