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港獨

關於港獨,

我不會無謂地在道德上自我設限,什麼「中國人血濃於水」很on9。

至於可不可行的問題。其實新加坡也比香港還小,也能獨立。
可不可行問題來來去去也是在說中國會以經濟及軍事壓制香港。
不過那是假設了中國能永遠地如日方中,經濟永遠極速增長,中國永遠能強勢河蟹。
但如果中共倒台,那香港加入聯邦甚至獨立,可行性就大很多了吧。

佔中三子在一年前鳩up公民抗命,表面上好像鳩做。但其實這一年時間帶來了思想的蘊釀,才能讓雨傘乜乜爆出來。
各種類港獨要實行,當下是不可能;然而現在做的是思想蘊釀的預備。

對於港獨,其抗爭思想精神是我所肯定的。要數我唯一顧慮,僅是六國論中的「至丹以荊卿為計,始速禍焉。」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