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忘初衷,未忘初衷,毋忘初衷

今晚去飲,新郎哥與及我們整臺人,是當年的社運朋友,祝酒時我們這臺人一起說了句「莫忘初衷」。

2010年,高鐵撥款議案,我是由那時才開始留意香港時事的。
那時因為反高鐵,在高登認識了一班網友,攪社運。
經歷過好些時日,香港也發生了很多事,後來大家也各有發展。

四﹑五年前的光景跟現在真的很不同。
那時候,抗爭沒有左右,只有傳統泛民與及激進泛民。
在今天,當年認識的朋友,光譜有左有右。(利申,我右。)

後來反國教﹑電視牌照﹑雨傘運動,偶爾也會在抗爭現場碰上故友。
大家可能沒有再組織起來。
大家萍水相逢,相忘於江湖,傾刻聚散。
每次偶遇,代表大家仍是「未忘初衷」。

我有時覺得生命是一個function。
生命的function,不一定是要用時間來表達,function是可以用頻率來表達的。
有時審視生命不一定要太著意時間的長短﹑前後,而是可以只用「頻率」(理念﹑價值觀)去filter。
那,是一個源流,大家有著同一樣的頻率﹑基本共同理念,本土的﹑熱愛香港的香港人。

傾刻聚散,無用相約,連繫著人與人的不是組織,不是約定,是「毋忘初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