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盒糖的時間

時間不是絕對。
愛因斯坦證明了時間是相對;從前的人說快樂不知時日過,又說渡日如年,都證明了時間的相對。

有人用年月去量度,有人用日夜去數算,有人用分分秒秒去計算。
很多人以為用時鐘去量度最準確,其實不然。
吸煙的人,用一支煙的時間掛念誰。
飲酒的人,用一杯酒時間紀念即將的離別。
聽歌的人,用一首歌的時間去回味那首歌所屬於的某些感覺。
人可以用任何東西去量度時間,只要那人把一份感情注入在一件事物之中就可以。
哪怕只是一張紙,一支筆,一套戲,一些歌,一排朱古力,一盒糖,一段對話,一些思想,一些感覺,一些畫面,一分鐘,一念…

我眼前就有一盒糖。
我忘記了真正的時間,我只記得我買它的時候我為什麼會買,我只記得一個片段。
一星期?兩星期?一個月?我忘了多久。
有時昨天的事,就像好幾天前的事;幾個月的事,現實的感覺也像過了半年。
我是用感覺去感知時間的,對我來說我是過了一盒糖的時間。
一盒糖的時間,代表的就是一盒糖的情感時間。

時間是人最直覺地感知世界的一種方式。但我開始明白,我們還能用感覺去感知世界。
或者不用怕人事世事會無常逝去,有時只怕錯過了一個人的時間,就再沒有觸動的感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