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習慣了把事物與情感連結成symbolic link。
把情感用事物作key儲存在心裡的hashmap。
晴天,雨天,白天,晚上,夢裡,心裡,無數的小事物,無數的小片段……也指向於同一份情感,同一個唯一的人。

這些機制都是本能的自動機制,我就看著自己作為自己地運行。
我理性的部份,只有read permission,只能說出這些描述。

我是個感性的人,我的理性只能去看事物,或是借來掩飾內心的感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