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選舉。焦土

我所謂的焦土,並不全然是陳雲說那種投建制派。
我想講的是在當下,香港其實無力抗爭,關鍵否決權其實失去了並不會是想像中後果嚴重。
因為現在立法會就算有關鍵否決權,但中共/港共/建制還是有很多手法可以在一般事務上去玩你。
我們現在還有關鍵否決權反23條,但現在沒有23條他們都早已進化到用各種形式去做政治打壓。
我不是說該通過23條,而是我預期,下屆特首任期內,名義上不等同23條但背底裡有如23條的打壓都會實行。
現在的政府﹑議會發生的事,已沒有常識﹑道德﹑程序公義可言,就算明文的條例也可以指鹿為馬,你之後慢慢司法覆核他繼續無恥闊佬懶理。
 
以往民主黨之流的姿態就是說:
「就算我屌你老母出賣民主,但我係大黨,為大局關鍵否決權,你都要投我,傻仔,我食硬你。」
「我係大黨,我係大佬,你要跟我規矩做我契弟,幫我含淚傳教啦,如果唔係你就係鬼。」
 
但我個人認為,現在香港的景況已差到關鍵否決權的關鍵性已開始失去。
趁現在,不如雙手放開,投下進步民主派(我比較openmind,就算你話投人力我都唔會屌你)(我講得依句,預左俾人話鬼),讓爭取民主的陣營該反思。
大佬文化﹑思想保守老化﹑離地﹑抗爭形式化……如此的民主黨,他們不值得再含淚了。
 
至於公民黨,好自為之吧。我給他們的忠告就是不要變成第二民主黨。
現在抗爭已無力,壓逼正加強,我明白公民黨的定位是斯文律師﹑中產。
但現在抗爭該趨向升溫,公民黨他們定位會較難趨向升溫。同情地理解還同情地理解,但我立場就是認同該趨向升溫,至少立法會裡,該去支援試圖佔領主席台的議員。
新東我會無懸念投新派泛民。
 
如果你問,為什麼我會說民主黨?補選不是在講泛民是本土前或公民黨嗎?
第一,實際上新東是新派/保守泛民第一次真正交鋒(區會生態比較地區性,有點不同)。
第二,我說民主黨,是因為民主黨是保守泛民的表表者。
第三,我著眼的是泛民新舊意識形態轉型進化,這包括了之後來屆立會選舉,我想說的不限於新東補選。
 
最後想講,補選那席位最後9成9會因為泛民新派/保守派分歧分薄票源,而由建制派當選。
但這結果我已預計了,仍毫無懸念。
不經歷這個時候,抗爭就只會永遠停留在永續「民主黨」的形態。
保守民主派黨性基本上都已盡見,既然如此就只能把心一橫促進進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