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大時代劇本

香港問題根源在於港共政權專橫,而港共政權之政治力量不是在香港著地,而是由中共在背後支撐。
是以你在香港如何做也不可能改變香港困局,永遠只是打替身而非真身(中共)。
香港要變革,必然要在中國出現國變而無暇支援港共的大前提下,才有實現的可能,而即時結果好壞則是後話。
所以某程度上一些大中華主義者所說的「中港是命運共同體」是對的

我假設中共會在2020年代中後期倒台,國變內亂,無暇理會香港。
為方便去講,我且隨便假設那會是2026年。
若香港社會的思想﹑價值觀﹑運作方式,由2016到2026之間維持一切不變,到2026年時的香港社會根本不懂得去面對這個大時代劇變。
香港人在雨傘運動時其實也沒有過恐荒,大家都明白馬照跑舞照跳,但中國國變是遠遠更大件事,是真的會令香港人極度恐荒。
到其時香港內部社會會有不同勢力爭權,在外部面對中國及國際有不同勢力對香港虎視眈眈。
陷入恐荒的香港,屆時不能快速穩定內部,亦難以面對外部勢力,最終亦難逃再一次被擺佈的命運,無法把握中國國變的機遇去自主。

當下2016,無論是「努力解決社會問題」﹑「和平抗爭」﹑「升級行動勇武抗爭」,在2016即時都不可能改變大局。
「努力解決社會問題」是完全無用因為香港一直有在做但政府不會理。
「和平抗爭」亦無用,因為歷史往績已證明那種做法是會趨向一種大家早已見到的飽和狀態,去到極致亦不會有作用。
「升級行動勇武抗爭」亦是隔靴搔癢,只能作出掙扎式吶喊而已。
但若目光非著眼2016而是2026,觀點與角度就全然不同。
香港現在不應以一種「能做什麼去解決當下問題」的思維出發,而是「能做什麼去為2026年而預備」。

若要香港人能面對劇本最終的大時代,那需要讓香港人思變,至少要打破他們心中那種「世界永遠不會有事發生」的錯誤觀念,要令他們適應「原來社會是會有事發生」。
最理想當然要令他們適應去獨立思考吧,但就算港豬仍是港豬不懂思考及了解,至少他們適應了「原來社會是會有事發生」,到2026年真的「有事」時,對他們也沒那麼大衝擊,較少恐慌,這種心理質素在關鍵時候是極度重要。
而為公義而抗爭的人,在2026前需要練兵,因為到2026年有真的需要勇武的處境時,要練過兵先懂應變。
簡而言之,大方針就是要創造一個時代去令香港人在去到2026年之前思想受衝擊,得到「思變」及「應變」;而個人層面則要變強。

當然,對於香港該對2026年有什麼預備,其他人可以有不同的預備方式理解,但我建議仍可以用2026年大時代劇本的角度去看2016去思考當下無解的困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