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香港人嚮往外國民主先進國家生活好。
殊不知那些國家,公民意識高,國家有不公義的問題時,公民會勇武抗爭,其程度是甚至會扔汽油彈。
再問問,香港人,你覺得那些國家好嗎?

香港人只道暴力不好,卻不知非暴力的基礎從來是建基於社會有更和平渠道去有效解決,否則逼不得已國民還是會跟你死過。
而正正是因為這原因,外國政府不得不設立和平渠道去有效解決問題,世道亦因此太平。
太平,從來都是果而不是因。

香港人只道非理性不好,然而他們的所謂「理性」只是低層次地等於守規矩,或和平表達,以理據說服人。
然後他們卻不知,「理性」的基礎是社會有和平渠道去容納這些方法去改善社會,否則逼不得已,被ignore的人就會用另一套語言——激進行動——去跟你說話。
而正正因為這原因,外國政府不得不去接納公民社會意見,一起共商問題。
但香港社會,從來沒有這種做法。對政府來說,行事一意孤行,policy咨詢只是假程序,對政府來說只是反對policy執行的路障,恨不得消滅之。
守規矩,或和平表達,以理據說服人,這些做法,從來都是果而不是因。

若再說「點都好,總之暴力唔岩」﹑「點都好,總之打差佬唔岩」,請想想為什麼社會會走向今日?
是因為政府橫蠻,排除一切解決問題的和平渠道﹑排除公民社會聲音,所以才會令香港激化。
要譴責責罵怪罪,請對準這個政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