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談六四

由1989年六四事件之過程中,香港人的落力支持參與,直到現在仍糾纏在六四問題之上,顯然六四已成為有香港人的份的事。
香港人並沒有切割六四事件的理由。
不過,在面對六四問題上,香港人的回應方式不一定只是維園悼念晚會。

對香港人來說,與其說六四維園晚會是悼念,我想不如說六四已變成泛民每年吸取/展示政治能量的節日。
吸取/展示政治能量是否有錯?其實不用那麼政治潔癖,玩政治的話這種做法好正路。
但問題在於,「吸取/展示政治能量」到最後那些能量輸送到哪裡?用來做了些什麼?

最後政治能量去到溫和泛民的手,化作一些形式口號抗爭,歸於虛無,這才是我覺得「每年一度六四維園晚會」的最大問題。
去到今時今日,香港如今當下末日危城困局,香港並不是不用理會中國,但精力能量資源有限,最需要的是用作當下香港本土抗共之用。

當然,左膠會claim,「我地係為六四/支聯會乜乜乜,唔係為泛民乜乜乜,兩件事黎,唔好因為不滿泛民而屌埋六四晚會」
但實際上,六四﹑支聯會﹑泛民之間關係,實際政治效果,是否真的「支聯會還支聯會,泛民還泛民」?心照吧。

再來就是有左膠會claim「咁你睇本土果邊,又咪形式抗爭打飛機,有乜分別?」
我並不否認行動上,本土那邊亦是「形式抗爭打飛機」。
但在很多事的立場取態上,左膠/泛民是以一種滿足現狀﹑溫和的方式去面對;而相對上,本土那邊在論述上是相對激進。
我會接受一種說法,是認為本土當下的所謂「口頭勇武」﹑「形式抗爭打飛機」,只是吹風階段,因為配合的人未夠多。而當條件開始充份,激進行動亦會越會越出現來配合抗爭論述。所以我會給予時間他們,對本土派予以忍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