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六四。當下

如果一直只把六四視作一場死人的歷史悲劇去處理,那麼「六四」就只是「死」的。
「六四」當下及將來的意義,其實該變成香港前途問題,那麼才能真正的承接當初的初衷,賦予新的及屬香港的存在意義。

2016年的當下,香港的前途問題,是抗共,但我們沒有有效方法抗共,是以處於一個焦燥處境。

有沒有本土派根本無關重要。香港人本身就該向前去搵出路,or otherwise該接受並面對當下的焦燥處境現實。
心安理得的fallback to六四維園晚會,然後認為這樣就是抗爭,這只是自欺欺人。這對香港前途並沒有幫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