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六四轉化。香港前途

我打個比喻,你手頭有兩個project,一個叫「中國民主化」,一個叫「香港民主自由」

我認同香港要有民主自由,大前提是先要中國局面改變,either民主化,或者內亂(假設是前者)。
所以亦即是,「香港民主自由」是depends on「中國民主化」。

好喇而家2016年,你係一個project manager,
咁你就好開心,用全部resources去推動「中國民主化」啦。
然後到左202x年,「中國民主化」終於完工,然後你好開心諗住開始kick start「香港民主自由」。

sor9ry,「香港民主自由」既project已經被terminate左,因為「中國民主化」之後自動決定左香港命運,香港再一次淪為被擺布既棋子。

到202x年,你先醒覺,原來有一個hidden dependency project 「香港人預備大時代劇變」
你從來都冇kick start依個香港本位既project,所以202x年先會變成咁。

好多香港人真係覺得,中國民主化之後,香港就會有民主自由自動由天而降。
未免太天真太傻吧?
民主自由從來是爭取回來,而永不會從天而降的。
2016當下,不能空等待,而是需要令更多人理解﹑認同升級抗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