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two speed

對左翼或本土派來說,其實也需要學習反省。

和理非非的一套抗爭model,是否能跟得上當下社會形勢?
形勢使然很難升級抗爭固然是現實,但假若他日形勢許可時,此model設的限制,能否comtatible with行動升級?
長遠來看,這model是把抗爭局限於一個被動抗爭狀態以內,還是創造著升級的空間?
左翼面應的問題,是upgrade compatibility問題。

本土派面對的問題是,在勇武之餘,也不能忽略和理性非非的一面發展。
本土派的抗爭model需要修正去掌握一套雙軌模式。

———————————————————

我自己是唔建議太執著於一種「和理非非vs勇武」either one的二元對立思維的。
香港傳統社運本身的問題不在「和理非非」,而是「只限於和理非非」。
社運發展出路應該是建構一種論述,是既compatible with「和理非非」文宣﹑低成本抗爭﹑儲人數,而同時亦compatible with行動升級。

題外講多幾句。
其實即係好似IT automation講two speed,都唔係either快or慢二元對立,而是重點在於快慢雙軌如何做好並行﹑互相帶動。
eventually d人終會明白「和理非非」同「勇武」其實就係two speed形態。
最終要做好件事,其實就是要做好雙軌並行﹑互相帶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