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青政支那論」及「CY強硬路線」

梁振英治下時期,港法制被亂。但難道問題只是梁振英?Anyone but CY?
正常社會下,當他亂來時必有三權分立制衡。
如果憑梁振英可以亂港,那代表制度的權力制衡本身就已經極度脆弱﹑明存實亡。

當下香港人討厭梁振英,希望梁振英不再連任;
但無論他連不連任,真正問題——「權力制衡極度脆弱」——也不會被解決。

有些香港人說,梁振英是強硬派,所以強硬反抗只會客觀地令梁振英更大機會連任。

1) 當你轉回軟反抗,難道客觀效果不是梁振英收服了香港人反抗思潮嗎?
套用吳志森之流的logic,難道又不能說是「客觀而言,增加了梁振英連任機會」?
套用吳志森之流的logic,吳志森又係咪鬼?

2) 雨傘革命﹑港人本土思潮也是在梁振英治下催生,客觀而然不也是「雨革之父」﹑「港獨之父」嗎?
說「客觀而然」又不說這些效果?選擇性「客觀而然」又客觀些什麼?

3) 現在香港人被「梁振英可能會連任」牽著鼻子走。但梁振英會否連任,對香港局勢影響不如想像中大。
如前面所說,根本問題是制度問題而不是Anyone but CY,請認清香港面對的問題。

4) 中國要收服香港,係由中英談判八十年代已經咁諗。
你唔嘈,佢default都係要好似澳門咁立23條。
2003年,香港人反23條成功,中共只係表面唔做野,背底照赤化。
你反唔反共,中共都係要赤化香港,最終全面控制香港。
你嘈唔嘈﹑侮唔侮辱中共,結果都係一樣。

5) 香港還有什麼退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