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梁遊宣誓事件引發的人大釋法事件

香港這次人大釋法事件,有著中港處境的結構性遠因,包括中共對港打壓,以發港人反共意識形態的趨向。
梁遊宣誓事件,是爆發的近因。

小時候讀歷史科,往往要看到遠因近因才能真正分析解讀一個時代/事件。

有一點香港人要明白,沒有梁遊,還是有港獨候選人DQ事件。即管沒有候選人DQ事件,中共還是會打壓港獨。即管沒有港獨潮流,港人在中共赤化底下還是會循其他抗共意識形態來掙扎,而中共也一樣會打壓。
無論社會是以澳門式回應,香港式回應,抑或鳥坎式回應,中共的手段不同,而結果趨向都一樣。

那在當下,我們看香港社會問題,注視的焦點與角度是什麼?
玩野? 邊個係鬼? 支不支那?

我個人沒別人那麼多陰謀論心態,只是覺得再多陰謀論/鬼不鬼/”你有冇真抗爭”都無用。
其實”遠因”的格局沒有變,香港處在掙扎之中,掙扎過程姿態不一定優美,更不一定是既有常規之中。

我當下在想,我們能如何去幫助香港掙扎/抗爭?
尚存自命覺醒的人,能否去說服他人去了解不同的抗爭形態? 去令其他人知道當下的絕望處境? 去告訴其他人喪鐘已響?

香港抗爭力量是一派一派的形態,既然無法統一成米加粒子炮,那就不如打散成浮游炮,不需強求合一。
我不求香港人槍口一致,但至少對不同的抗爭者有多一點去了解的耐性吧?
不同光譜政團有各自agenda,在抗爭中也會起不同的作用,沒有一個parties能獨自帶動處境向前走。
溫和也好,激進也好,理論也好,像徵意義也好,我很希望不同的parties能為香港去做自己份內/定位上該做的事。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別坐以待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