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新政之死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的post (“別矣,青年新政”)

https://www.facebook.com/henryporterbabel/photos/a.282059205223293.60706.250391165056764/1145279035567968/?type=3


我睇法同佢差唔多。

青年新政做到撕破中共假民主,已經是超額完成。
港獨/港人爭取民主,不是一班書生9up或背後冷箭的人就能完成。
青年新政此行作用就如先鋒,先鋒是以死來換取一些處境突破,有所覺悟,亦無悔。
先鋒重點不在於能力﹑書生理論,而是一往無悔﹑expendible的覺悟。

從香港的抗爭走向﹑社會的未來的角度,我一直認為青年新政是戰略上該有的定位組織,是死不足惜的。
港獨/自決是否已死言之尚早,仍視乎香港人造化。
青年新政左右受箭,但也會有後繼者出現,香港人仍是否會繼續左右開火?不怕,還有後繼者。
後繼者是什麼?就是一班決心抗爭,擺脫傳統泛民老油條的人。他們是身土不二的本土主義者,但不是熱普城那種只懂冷嘲熱諷﹑事後孔明﹑私怨大過天的所謂「本土」。

個人而言,我不是那麼冷酷的人。
我懂看人,青年新政的人,我明白他們是有心人,真心為香港而走出來,也付上了代價。
所以我同情亦理解他們,過往如此,當下今後如此。
我永遠站在抗爭者的一方。

「神鬼如何兩不分」,這句說話是我送給那些說「神鬼如何兩不分」的人的。
青年新政不是英雄不是神,只是歷史上的expendible。
鬼不鬼有時只是一些人內心不寧,杯弓蛇影,草木皆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