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游事件總評

梁游事件中,我由始至終都撐梁游兩人,至今不變。
當中固然有個人層面的理念因由,但就香港整體抗爭路而言,在左右受箭的處境下,我仍認為該去撐他們。

就輿論主要討論過的point作少少回應:

1)「支那論」
從上文下理,理解上對象該為中共政權,至於很多人錯誤理解偷換概念成種族歧視就是另一個問題了,而這裡不詳言之。

2)「小學雞」品味
鴨利洲口音是否「小學雞」,見仁見智。
因為有一個support論點是,claim是「鴨利洲口音」,你不能說他們沒有按”原文”而宣誓。事後政權仍諸心打壓,那也是事後孔明。
面對政權要考慮很多事,例如法律後果,考慮以前黃毓民再次宣誓的往例。

訴諸品味其實要小心,那會否只是思考懶惰的藉口。

3)「係鬼」
事前不少人都說青政是鬼etc。
如果是這樣,兩人會否有今日下場?兩人今日下場,又是否反證「係鬼論」?當然事後那些人都改了口風。

4)「從現實論,都係鬼」
那些人事後都改了口風成這說法。
然而,我們可以反思一下,假如中共宣佈:「說”平反六四”就是反共就是港獨,要釋法打壓」。
那麼按當下好些人的logic,是否該繼續說”平反六四”?
你繼續說,就是「從現實論,都係鬼」。
你不說,但釋法往前追塑你曾經說過,都要受到打壓,就是「從現實論,都係鬼」。

當下很多人覺得「從現實論,都係鬼」好make sense沒有問題,只是因為他們不是/不認同梁游,也看不見之後自身可能同樣要面對的處境。
當我們合理化這思路的話,往後就會變成一個拘束。
誰也不敢去做會受到中共打壓的事,因為引致打壓就「從現實論,都係鬼」。
然而誰也不能肯定猜測到中共主子心意,往後抗爭每每杯弓蛇影,最後可能只會「不做不錯」。
又或是在blame他者時用這一套,但自己一方失誤時就搬龍門。

養成這種思路,對香港的抗爭沒有益處。

========================================================

另外我自己個人補充的一些論點:

1)評論行為功過該用相對準則
很多人評論梁游兩人功過,就是套用簡單絕對準則: 引致人大釋法破壞法治。
然而當中盲點在於,這種批判是以一種原本香港就是正常的角度去審視。
問題是,alternatively,梁游事件之前,香港的法治﹑三權分立問題,是否完好?還是頭上本已是一把刀?
alternatively,梁游行為以外的其他抗爭方式,對香港處境問題是否能夠settle?還是本身已經是完全無力回應處境?

退一步看big picture,其實梁游事件有或冇,香港的法治﹑三權分立問題早已是「危樓」。
而梁游的行為或任何其他人/方式,也是完全無力回應處境。
那麼我自己去作fair comment,我認為梁游事件只是既有問題的引爆近因,但對整體處境而言沒有本質上的變化。

話說回頭,套用簡單絕對準則,其實也是相對準則,只是是把香港視作一個本來就是健康民主社會的角度去比較而已。
香港很多人也覺得社會很正常,所以很多人有這想法不出奇。

2) 我自己的面對方式
無論高牆有多高,雞蛋有多錯,我永遠站在雞蛋的一方。

我自己不會事事強說梁游二人都「做對」,他們也有很多地方都做錯。
村上春樹那句「站在雞蛋的一方」,不是指要為雞蛋argue什麼對錯。
「站在」與對錯無關的,而是在乎同行﹑給他們一杯涼水。

別人背負政治組織,要為組織拿政治力量,要去「做大事」,往往決定了他們會是勝利球迷,因利而聚散,視他人為棋子。
我自己沒有任何政治包袱。
如果有一隻羊走失,我會放下其他的羊去尋找走失的羊;去支援,去讓抗爭的人知道他們走出來,無論成敗都會有人去backup他們。

各有各做,我不熱衷於做「八奇」。我的class不是行動者,我是healer/suppor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