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長毛參選特首及黃絲立場的一些看法

長毛參選特首,連同黃絲的立場,我一次過講兩句講講一些個人看法吧。

長毛參選理據

梁國雄參選是因認為泛民主派不應投票予另外四名參選人。
即管長毛沒有參選,那300+泛民主派,是重視23條等原則的話,大可投白票,亦可以選擇投胡國興。
反過來說,現在那300+泛民主派仍然選擇曾俊華而不選擇白票或胡國興,長毛參選也很難有誘因影響他們的選擇。

長毛/左膠/社民運搬龍門問題

對上兩屆特首小圈子選舉,梁國雄及一眾左翼/社民連,其論述立場皆是討伐參與小圈子選舉的泛民主派人士,例如梁家傑﹑何俊仁,認為他們合理化了小圈子選舉。
長毛如今參選,就是和他們當日自身的論述立場自相矛盾。
但梁國雄及一眾左翼/社民連也沒有給予一個比較合理的解釋。
「認為泛民主派不應投票予另外四名參選人」理據也太牽強,不足以解釋為何推翻他們當日論述立場。

同情地理解黃絲立場

所謂Less evil,其實過份語義含糊。同情地理解,他們真正的statement其實是「從有機會勝出的人之中選擇less evil」。
若只依從道德原則選擇,理應選擇最高道德立場的人。
那四人中的選擇也許應為胡國興,但那也只是純粹表態道德立場而已,因為胡國興根本不可能勝出。
而這就是為什麼他們不會投胡國興,或堅持不會投長毛的原因。
黃絲這樣的behavior可以被理解成是理性博奕的方法,無可厚非。

但當然,你問我,我就會criticize兩件事:

1) 從功利角度,曾俊華比起林鄭less evil幾多?
表面看似開明的人(曾俊華)上場,一定不利抗爭環境累積民怨,從而不利泛民主派陣營。
所以若循理性博奕,選擇曾俊華其實並不理性。

2) 從道德原則角度,曾俊華支持立23條,而23條一直都是泛民主派陣營很強調的道德底線原則。
泛民主派妥協此道德立場而選擇支持曾俊華,之後必然做成整個陣營的抗爭意識形態價值觀崩潰危機。
以往泛民主派站在道德高地,用幾多度力去打本土派妥協道德原則而循功利/現實主義,今日他們亦同樣有幾多力打返自己。
泛民主派若道德高地價值觀崩潰,還剩下什麼/有什麼可以支撐下去?

長毛參選能夠做的事

其實勝算就一定沒有。
而基於一些判斷(在此略過),我認為那些泛民300+選委也不需要為曾俊華抬轎。
長毛能做的事,就是去攪局,或就像中出羊子那樣去選舉純粹為借選舉平台去宣傳反小圈子選舉。

如前面所說,長毛/左膠/社民連,必然面對自相矛盾的問題需要處理,但抗爭論述自相矛盾與參與小圈子選舉能做的事,始終是兩個相關但不同的問題,公道一點的話尚可分開兩個角度黎睇。

見微知著,泛民主派陣營抗爭形態問題

我說過好幾年了,泛民陣營的抗爭形態根本上是太過固步自封﹑欠缺彈性。
是以長遠當社會轉壞危機出現,既有抗爭形態必然做成自我綑綁。
長毛﹑社民連﹑左膠,當日對「參與小圈子選舉等同合理化小圈子選舉」的抗爭形態,形成今日的自我綑綁。
黃絲﹑泛民對本土派「妥協道德原則而循功利/現實主義」的批評,亦同樣做成今日他們自身妥協道德原則時的自我綑綁。
「界不界票」,「係咪鬼」,其實某程度上當下也是對某些人做成自我綑綁。

Be water, agile, 看長遠high level, 看脈絡,這是我一直跟人說的道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