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本土

「本土」,其實是很籠統的。
何謂「本」?何謂「土」?
其實「本」就是身份認同,「土」就是身份及利益分配。
不同人對這兩個問題有不同的解讀演繹,都可以Develop出一套自己的存在主義政治論述。

對我來說,「本土」之用,正在於其含糊﹑籠統。
含糊﹑籠統,另一角度看就是彈性。
善用之,則能把「本土」變成一套彈性的論述framework。(當寫code咁睇其實都ok)
不善用之,邪惡一點,則能濫用於manipulate群眾。
這是兩面刀,是善是惡,在於人在於心性不在於刀。

我是支持善用「本土」的。
原因在於我明白到,香港近年面對中共赤化的景況越來越壞。
和理非非成為絕對道德原則,是以往幾十年來香港人的習慣。
但隨景況越來越壞,過往的既成原則定得太死,則會成為將來抗爭上自打嘴巴的障礙。
例如:當日長毛反對參與小圈子選舉,但今屆他卻有意去出選,這正是原則太死造成他日抗爭欠缺彈性的問題。

所以我自己其實習慣不將把底線定得太死,需要留論述前路/後路。
論述應是dynamic而有規律的,是能預留buffer隨時代progressive interactive演化的。
而本土論述framework,能提供一定的論述彈性。

很多人執著「本土」牌頭,但我反其道而行,早一兩年已跟人說,放下牌頭吧。
對於「本土」,be water﹑shapeless﹑formless……
過幾年,就會有不一樣的人事﹑不一樣的論述。
那不一定是像當今的「本土」,牌頭可能會變;就像那些人說什麼「現在不講本土,講統獨」。
其實牌頭縱然不同,但背後的歷史演化是continuous與息息相關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