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立香港人的本土六四

六四當年,是香港人有參與其中,這件事本身就有香港人立足的context。(我是四﹑五年前已經如此說…)
是以,以本土角度,甚至港獨角度,也可以用香港人身份context去面對六四這件事。

六四的context是否需要大中華主義與愛國?我覺得不是必然需要的。
六四事件本身是發生於大中華主義時期底下。
香港人其時的心理狀態,是有一半的中國人心態,亦有一半為自身香港人前途擔憂心態,很複雜糾結。
那些心理狀態其實只是一個背景,不需要照單全收。
我們可以extract香港人面對前途問題的心態那部份,作為六四的本土context。

又或者不如用另一個角度去看。
假如今天是已經香港獨立或歸英或whatever香港人自由自主處境,那香港人是否還能去紀念六四?
切割了中國人身份認同,以香港人身份認同,仍能去紀念六四,你先想像一下這種心理處境。
然後你再平心靜氣想想,我們香港人在這心理處境,是以什麼心態去紀念六四?

確立香港人身份認同,亦確立了六四的本土context,其實去記念六四什麼什麼的,也沒有問題。
只是支聯會什麼的出於其本質就一定要你硬食大中華主義,那就沒法子。
所以要本土context去切入六四,而如果你的本土是切割中國人身份﹑確立香港人身份認同;
那你其實不可能在支聯會的框架下去做到;
你就要另開新路去做。

我是支持開新路的思維的,窮則要變,不能不思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