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之初

雨傘革命之初,我是很感動的。
我當時感動,不是因為我覺得這次會贏,而是因為作為覺醒了的人在社會裡吶喊已久,對於喚醒更多人抗爭,終於看到點希望。

但理性上,從雨傘革命一開始,我就知道沒有「何以戰?」的答案。
所以雨傘革命是注定會以失敗收場。
但我也一直投入到雨傘革命的抗爭之中,做我渺小地能做的事,因為我要貫徹自己的理念,知行合一。

從一開始就注定失敗,但那不代表我要回去裝睡。
我寧願繼續孤獨地清醒著吶喊掙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