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權DQ野蠻手段從來皆可行,不拿出來不等於不存在

DQ程度的野蠻手段一直都是可行的,最關鍵原因從來並不是宣誓的表面問題。
關於宣誓的一切,都只是欲加之罪之砌詞而已,從來並不足道。

最關鍵原因, 也是香港一直以來最大問題是:
政府﹑建制派可以予取予攜強姦,而沒有negative feedback,泛民無力回應。
而這種「無力回應處境」是發生是起碼好幾年的了…至少雨傘革命無功而回之後就已經如此。

這「因」早種下,feasibility一早存有,而只是留到2016/2017才lazy load出來。

其實就算我坐時光機在過去幾年不斷跟人說這些,勸人「當下抗爭手法的空間日子將盡,要諗定後路」又如何?
話,我要說的也早說過,但我沒有改變得到過世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