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

一個城市,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疏離的。

我常常覺得香港的社區性不是很強。
人們返工放工回家,流連的就是公司﹑屋企。
人們有幾可會流連在社區的空間?落樓下散步?其實做的也只是各自各的自閉。
所謂的社區,可能只是交通配套﹑生活消費配套。

我自己覺得,理想的社區,是應該有一些公眾的廣場。
人們會在廣場流連,而廣場內會有著人與人的交流。

—————————————

「社區」其實是一個理想,但不是不可能的事。

在雨傘革命時,佔領現場除了是抗爭現場,當中還有一定社區性。
無論是金鐘﹑旺角﹑銅鑼灣,人們會聚集。
當中有些人會組成了一些小型的cluster group,大大小小交錯並存共生的cluster group,有著很多不同的人與人的交流。
這種是「社區」。
(當然,金鐘村我係覺得有少少on9,但on9還on9,我只是想指中雨革當中存有「社區性」,「社區性」不是不可能的事。)

—————————————

其實城市人﹑香港,現實沒有太強社區性。
社區的特性,都由現實轉移到網上的社交平台,例如Facebook。
人們習慣面向Facebook或其他社交平台,使用時感覺是與其他人交流。
在那些Public的page﹑group﹑KOL堆之中,其實就像在一個公眾的廣場。
人們自覺的或不自覺的選擇了或被Algorithm選擇了自己所站的位置﹑所得到的交流空間。

對於facebook平台的潛在問題﹑越來越顯現的問題,
我覺得問題不只是跳不跳去其他平台的問題。
其他平台,遲早也會有facebook的問題。
因為平台皆要營利,平台皆等著user growth到某一天收割。

—————————————

香港,這個城市。
我覺得,人與人之間,需要社區,需要社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