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son learnt: 從audience角度去present對對方有意義的內容

做開engineer,有時對於一件事件,本能慣性地往往就先從事件分析角度去看。

例如某次關於某事件的一串email裡,我查明了一個issue的root cause。
於是我回覆了給其他人,而回覆的內容是從調查論證的角度去說。
首先是重述問題,然後是初步搜證,然後是推論證明root cause。然後在所有推論完成之後,再加上對應的solution options分析及recommendation。
很正路吧?

其實對於一個及格的engineer來說,是應該看得明白的。
如果人們看事物的角度是求真相,這樣的email presentation也應該是洽當的。

但結果是,一個manager級的人跟我說,他看不明白我在說什麼。

——————————————————————

那個email其實本身no big deal,我reply的內容個manager其實都沒什麼大不了,之後我們在電話講左陣就應付了。
但在講完個電話之後,我其實做了一些反省,亦覺得學懂了一些道理。

對方不夠technical看不明白,公道而言,對方有對方不足。
但對我而言,我其實也有點責任。
我沒有責任去遷就對方的理解水平,但我絕對有責任去思考如何從audience角度去present對對方有意義的內容。

——————————————————————

然後我用這個角度去再思考一次,其實對方(management level的人)的思維對於真不真相﹑technical底層發生的事,是不concern也不想去concern的。
一個issue,root cause是什麼,他們just don’t care,那是對他們沒有任何價值的。

任何事對於他們來說,認知﹑measure的角度就是一件事物對於他們own的application/product/project有什麼benefits & impacts。
一個issue,會為他們的application帶來什麼impact,那才是他會concern的事。
針對那issue的impact而去resolve的solution,solution本身的risk﹑time/technical/$ cost,那才是他會concern的事。
solution execution時,所牽涉到的parties﹑人﹑做法….那execution plan,那才是他會concern的事。

所以結論是,針對這類audience的話,長email的話too long didn’t read,所以最重要的事/conclusion/summary就要在最開頭就說。
中間查明論證的東西不需太清楚,隨便說說就夠,而且可以加indent方便人們too long didn’t read去skip。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