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呂麗瑤事件的評論

關於呂麗瑤事件,
我認為,對(疑似)受害者最大的支持,不是訴諸同情地輕信,而是求法制上﹑社會上的公平對待﹑保護。

法制那些我不熟悉就且不多說。
就「社會上的公平對待」而言,我認為社會是該用正面肯定的角度去對待受害者肯站出來面對的這件事。
但肯定受害者站出來面對,這件事從來不應簡單地等同於輕信單方面片面之詞,這是完完全全的兩件事。

好些人可能會說,大眾若持有這種理性批評,不輕信受害人,這對疑似受害人構成壓力,是一般被非禮/強姦者不願站出來的原因。
我get到的言下之意(如果冇get錯)好像就是說,你若不信疑似受害人所說的內容,就是在壓迫疑似受害人。
姑勿論是真非禮還是老作,女方較易受同情及信任,這是社會客觀現實。
但觀感上的同情情緒並不等於真相。
呂麗瑤選擇公開處理這件事,雖然沒有點名那名教練,但已令對方被辭退。(好似係)
若事件不明不白只是半透明地處理,其實大眾只是被借助社會壓力向校方施壓。
借助大眾的社會壓力本身無可厚非,但若件事不明不白地就發生,則這種訴諸同情而非真相的culture/做法對社會長遠有害無益。

很多人看待件事,可能是很簡化地either選擇了男方或女方立場。
件事內情其實至今仍然是外人大眾不大清楚,所以只能用推測角度去看,難以下定論,不用跟車太貼。
觀乎一般大眾那種「歸邊」,以及把「支持受害者站出來」以及「確信其所指內容」兩者的綑綁,在一片爭議之中對疑似非禮/被非禮方都是不公平的。

在這種處理不當﹑對雙方也有欠公允的情況下,我覺得社會大眾是應該再反省一下hashtag “metoo”的意義及社會大眾對待這些事的態度。
單單是一個hashtag “metoo”,加上一個人的片面之詞,是否就代表著真相與充分的證據??我看法是有點保留的。
陶傑那篇文,是有點抽水諷刺意味,寫出來引起嘩然。但他就社會輕信處理metoo hashtag的這個point而言,是有一定道理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