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逃犯條例69遊行

老實說,今天雖然有聲稱100萬人上街,但我也沒有什麼開心與感動的感覺。雨傘那一次我有感動的感覺,但這次我沒有。
我雖有去遊行,但有件事我由始至終也覺得很不舒服的就是,很多香港人把嘗試武力升級的人視作「鬼」﹑「攪破壞」。
當今天,香港人們把嘗試武力升級的人視作「鬼」﹑「攪破壞」,到他日假若大環境條件允許﹑有需要﹑適合武力升級的時候,我們有何顏面去叫人們出去升級抗爭?那些會去拼命的人,在今時今日都早被當今的香港人心態趕盡殺絕。
所謂「和理非非」或「武力升級」,我從來都認為處之心態應是不將其當成絕對規條,而應視作策略手段。我認為在當下「武力升級」的策略是很低效甚至反效,但我會很小心地說明這是從功用角度分析,而非絕對原則。可惜香港的政客,只會順應民眾的價值觀,絕對劃界;而非以正確心態教化﹑導向民心。
重申,我不是說要認同武力升級,但至少該有同情的理解。眼見人們把一些真心抗爭的人打成「鬼」,我感到悲哀。
我對香港泛民主派是失望之至。(不是今天才失望,是一直失望了很多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