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雞sss》

成日見人講,教人要開源節流理財投資奮鬥,做中產。
我認為這其實無可厚非,只是問題在於在此以外還有什麼。

一個社會靠勞力換不來有尊嚴的生活,個人獨善其身其實並不改社會結構性的悲哀。
你不理政治,不理社會,低頭努力捱過去?
說得好聽是奮鬥。
事實上這卻是麻木不仁,犬儒。

x凱光大概是想透過金雞sss表達如此一種意念。

香港這十幾廿年來的改變,從來也無法擺脫政治環境的影響。
難道這些問題真的是/只是兩班對立的人收買黑社會示威嗎?
難道導演本人只想嘻笑間淡化模糊,就當是本土了一次嗎?
這對我等真心為香港的人而上街的人公平嗎?

影射長毛的抹黑部份,我笑不出。
如像六月飛霜歌詞,
最悲壯的,笑亦正常。
最可笑的,喊亦正常。

我們扭曲現實來喊,漠視周遭來笑,犬儒面對世情。
如像王苑之,gem,x凱光等人,此等情懷,卻是大部份香港人當下寫照。
金雞sss,電影製作人本是想拍出一部本土地鼓勵香港人的時代電影。
無奈這只是一個幼稚的偽願景,但這電影的犬儒,卻成為了當代社會上代香港人的現實心理寫照。
盲目鼓勵不成,將來作為當代香港社會文化的研究資料還可以。

《救火英雄》感想

最近看了一套電影《救火英雄》。
《救火英雄》絕對是一套不可多得的港產片上乘之作,其深度﹑故事真實感(而非畫面真實感),比荷里活西片有過之而無不及。
故事以消防故事為背後,主題卻不是火,而是煙。
電影對「煙」的主題有逐漸﹑連貫﹑充分的描述。
電影中不同角色也是有血有肉,有各自內心的掙扎﹑交流與成長,當中乃能緊扣著煙的主題。
故事主線出現的一場大災難,由小至大,有充分鋪排,來得合情合理而不突兀。

故事的表面主要message如上所說是「煙」,但故事深一層的message卻是一場大災難。
無獨有偶,早前看了一套港產片爛片《風暴》,其實也是在表達同樣的東西。
兩套戲的電影製作人同樣是透過大災難後重生帶出隱喻:
香港雖面對惡劣的社會環境,猶如風暴,猶著災難,但總有天風暴﹑災難會完。
這是電影製作人對香港人的一份鼓勵。

《救火英雄》有一些意境震撼的場面,例如背景是聖誕音樂,畫面卻是大災難爆炸。
表達的是繁華太平背後的動盪不安,正正是當今香港社會的寫照。
這與《風暴》中的中環地陷其實有點相似卻又不盡相同。
《救火英雄》的災難是在粉飾太平之下,而《風暴》的災難是爆發性﹑外在的。
兩者相比,我認為《救火英雄》所表達的更貼近今日香港。

電影與社會往往有點關係的。
九七前的電影,很有紙醉金迷﹑末日色彩味道。很多情節對白都是直接帶出香港人對回歸的恐懼及控訴。
九七後的電影,畫面都很深沉抑鬱。
近年,大概有些電影製作人很想借電影把香港人帶出深沉抑鬱的迷霧。

《救火英雄》想表達的深層意義其實亦一樣。
香港人不也正在深沉抑鬱的濃煙中找不到出路嗎?
面對中港矛盾,面對政治問題,面對中共,面對未知的動盪;
在濃煙中有很多幻覺,只有你自己一個去面對。
不要相信你的眼,要勇敢向前行。
其實故事表面的煙的主題,也只是載體,用以承載這電影製作人想說的深層意義。

《風暴》感想

(劇透)
早幾天看《風暴》

賣點:爆炸﹑槍戰(不要和西片比較)

感想:
骨幹故事尚算合理。
但場景劇情則不太合理,劉德華無敵mode打不死,我以為睇緊湯告魯斯囉屌。
內心情感戲我覺得唔夠。
(相對地,早前看的《掃毒》其實不少兄弟情義情感成份,但劇情就不太合理。)

值得看嗎:
普通,眼高手低

p.s.
看整套戲時,都很投入去看故事,卻沒有「感應」,唯獨最後才有所「感應」:
最後中環炸到地陷,旁白曰:萬事大吉,從新開始。然後之後的畫面是馬照跑,人潮照樣入紅館。
我想到的是,香港可能會經歷「風暴」,甚至炸開中環。
壞人逃不過,都要死。好人以為逃得過,最後仍要死。
不過風暴過後,社會會歸於正常,馬照跑,舞照跳。
(不過我自己其實就唔係咁樂觀既)

另外,我知道我一位朋友有份拍呢套戲的,我有特登去睇credit搵佢個名。
其實而家睇戲我都會睇埋credit先走,當係對幕後既工作者既尊重。

-----------------

from朋友(女姓)既comment: o的賊全部都好型。

我地全部人最後得出既conclusion: 女人總係鍾意壞人。

《掃毒》

昨天看了《掃毒》,幾好睇。
我以為是警匪片,但原來主要脈絡是圍繞兄弟情。

三位主角演技好,場景設計安排洽當,劇力得以維持。
有一些場景,一些簡單的對白,甚至沒有對白只靠角色行為,但卻滲得出背後的感情。
不過如果追求故事合理性的話,就應該會失望。
尾段有一場型棍槍戰戲,很有《英雄本色2》中一場槍戰戲的味道。

深藍

中學時就很喜歡《深藍》這首歌。
人越大,開始慢慢的更肯定自我,就更喜歡這首歌。
(每個毒男都總會找到好些歌,是很有「自己」的感覺的。)

我從都不是多言的人,因為我不太懂得說話。
尤其是從前的我,只懂徑自往心內奔馳。
我是一個刻板的人,但我不是一個空白的人。

沉默會把人的色彩掩蓋。
深深的藍海裡,裡面是一個簡單﹑美好的世界。
我以為自己是個很灰的人。
我太怕外面的世界,太沉重。我被現實世界的現實的失望所感染,變得很灰。

我是一條魚。
以前,海在我心中。
現在,海在我心中,亦在我眼前。

也許一天我變做魚;
不再活在自己的心海內;
而是或許或許是活在其他人的心海內,把心釋放。

----------------

你壯闊廣博
但你永遠沉默把光彩都掩蓋
寧靜似最冷最深奧藍綠的海
而我不懂去說謊
無力對抗 墮進你思海

人放鬆的躺
浮泊於這深深的藍光
隨同著你暗浪 帶我到陸地哪方
(連同著我美夢 帶到最寂靜那方)

全意尋覓希望
無重浮蕩中彼此滲入感覺
也許一天我變做魚
睡在你內 把心釋放

看透你深處
是個更闊更廣色彩更多的世界
能讓我更確切感覺存在
藍藍的這片海
而沒氧氣 怎麼呼吸愛

仍浮沉著希望
從你懷內可找到美妙感覺
也許一天我變做魚
活在你內 把心釋放

回到最愛的一天

放工去了看《回到最愛的一天》。
OK的,但又不算特別好睇。
有親情線,有愛情線,但略嫌欠深刻。
有穿越時空的成份但玩得不深入。
玩回到過去的話,比起《butterfly effect》沒那麼沉重,對相似的message也沒《butterfly effect》那麼多深入探討空間,畢竟這也只是一套普通愛情片。

被偷走的那五年

放工去了看《被偷走的那五年》,好睇。
有兩個位我也流下了眼淚。
(注意劇透)

第一個流淚位是男主角第二次向女主角求婚的時候(唱歌跳舞那一段)。
很溫馨,亦很感人,這就是幸福吧。
很愛一個人,願意哄對方,想令對方感到幸福。
如果你愛的人想令你感到幸福,這件事本身就是一件最幸福的事。

第二個流淚位是最後女主角在床上,男主角掙扎是否幫女主角了結的時候,直到女主角害怕得顫抖,男主角擁抱著她告訴她不要害怕。
那份不離不棄的愛,很感人。

戲的前半部的故事中,兩個人已經走到結婚的一步,為什麼仍然不敢坦誠面對這段關係的問題,最後還要互相傷害?(可是兩人心底裡卻又是愛對方的)
為什麼要等到兜兜轉轉過後才能面對?
兩夫婦的關係出現問題,應該放下眼中的樑,放下好勝,坦誠好好解決,否則即使是小問題也會越滾越大變成大問題。

結婚並不只是「結」結婚那個moment,人一定會生老病死,經歷不同人生階段。
走到結婚那一步的決定,人考慮的就不只是當下的外表﹑財富etc,還有貧窮疾病,生死與共。無論世事如何幻變,都決定要兩個人一起不離不棄走下去。
結婚那一個moment永遠是最好的,但生活往往不會一直美好。
甜蜜過後,就要學懂互相體諒扶持才能走下去。

狂舞派

放工去了看《狂舞派》,幾好睇。
(注意劇透)
可能我見識少,最後主角們比賽的一場戲,跳的舞幾令我驚喜。
原來沒有一隻腳也可以跳得如此出色,原來手也可以跳舞而且還如此配合。

這部戲,它的定位,就是一班舞者the way they dance的故事。
它沒有用一班知名明星然後叫他/她們扮舞者矯揉造作地跳舞。
它沒有採用一種豐富劇情的故事框架去深入描寫舞者的心深感受與歷程。
它選擇了一個比較普通的故事(都ok啦),呈現一班真正的舞者的舞技,把舞釋放到觀眾面前的感覺。
這是這電影所作出的選擇,這選擇總好過很多毫無個性﹑定位模糊的電影。

我覺得最有感動的不是「為左跳舞,你可以去到幾盡」,而是看到一班人跳舞的時候會笑,手腳也會笑,一班有heart的舞者去拍出這一部有heart的電影。
香港實在需要有heart的電影,而不只是娛樂圈。

打籃球之《激戰》

打波,支力,but身體健康其實都自我感覺良好。

打波打左十幾年,打到廿六七歲,籃球的life cycle的當下這一刻,感覺就像人生事業去到40歲一樣。
體魄未比從前,但心態﹑經驗則豐富了,縱使偶爾也很燥。

很多講中年危機﹑走下玻之類的電影﹑故事,其實都很「男人的浪漫」。
探討這題材的東西,通常也會帶出一個心路歷程:
走下玻,自我形像低落,然後因為某些事覺醒。
摒棄過去的一套,不讓過去成為自己的包袱。
用當下的角度,了解自我,重新出發。
(最簡單直接的例子,就像《激戰》中,他用經驗搭救體能,靈活變通地在最後將弱點變成絕地反擊的絕招。)

必須反思一下,當下自己想要的是什麼,當下自己最能做的是什麼,當下最困難的是什麼。
上擂台不一定為了贏,有時輸左場交,但贏左家庭。
有時人想要的可能只是一刻「活過」的感覺,縱使失去生命,換來的可能只是一個膠袋在空中飄揚一般虛無的存在感,但我認為如果這是人所尋求的,也是值得的。

記住自己是為了什麼上擂台。
真正的對手是自己,而不是別人。

-----------------------

以前細個,打波的心態很矛盾。
一方面只想贏,另一方面卻覺得很虛無。

後來大個一點,心態改變了,沒那麼好勝,但感覺卻更虛無,我找不到一個打籃球的理由。

現在其實很好,人到「中年」,其實很多事也不需要太多理由或交代鳥。
打籃球,其實也是一個了解﹑實踐自我的過程。
籃球場上也有金毛﹑矛波﹑黑社會﹑……其實人可以從中反思到很多伸延的問題。
我也是一直從籃球中得到很多人生的啟法,亦從人生的反思中得到很多對打籃球的想法。
如此,那打籃球其實亦即我的人生,兩者也是自我的投射。

在籃場上,我要努力去贏,是因為我要戰鬥,人生必須不斷的戰鬥,這是在實踐自我而不是虛無。
雖然,我還是沒法給出一個理性的解釋去解答虛無。
但我解脫了,放下了執著,我不是哲學家,我只是一個存在著的平凡人,做自己就夠了。
既已渡了這個彼岸,那舟也好,那海也好,也就再本來無一物鳥。

鏗鏘集 – 青春萬歲(1999)

由於看完之後有很多想法,所以再POST一次這集《鏗鏘集》。

短短22分鐘,題目是青春萬歲,由幾位當代青年人的角度去剖白他們的故事,帶出很多很多東西。
有關於戲劇的,有關於理想,有關於現實的,有關於讀書的意義,有關於考試制度的反智,有關於教育與社會出路的反思。
亦提及過香港人的普遍心態問題: 被婚姻框死﹑被樓宇框死﹑讀書被學位框死,物質化,形式化,金錢至上,單一價值欠缺多元化。
很多對社會的反思,在九十年代適用,但很遺憾在2013年沒有一句說話是脫節了的。

那3位年輕人正值十八年華,卻說得出五四﹑六四,深思過理想與現實。
在18歲時,中六七的時候,我是怎麼樣的一個我?
我記得那時候的我有多年寫網誌的習慣(由中四﹑五開始),然而想的都是很虛無飄渺﹑離地的東西。
例如我會想基督教的問題﹑宇宙是怎麼來,但我卻沒有讀過幾多書本知識,沒有讀過幾多哲學/社會/政治理論(即使是今天依然沒有根柢)。
比較多想自己的想法,少去關心社會發生什麼事。
那些年,對六四的看法,我打過一篇網誌,內容是說,六四就讓它過去,平不平反也不重要,最重要是今後的政治改革。
那時的我,其實什麼也不懂,什麼也不了解,什麼也沒想清楚。

年輕的青澀,掘強卻又迷茫,率直任性但有些道理卻令大人汗顏,無數成長的矛盾,其實很touch到我。
令我想起少時的自己,掘強卻又迷茫,率直任性但有些道理卻令大人汗顏。
故事最後黃翠如說了一句話:「家人為我犧牲了那麼多,我絕對應該為家人犧牲自己的夢想」
其實我也認同這種想法,人生在世,為他人作嫁衣裳是痛苦的,為自己的理想是爽快的。
不過為身邊的人有點妥協,其實也是一種責任感——直至你有能力照顧身邊的人而同時追尋夢想。
這種覺悟是見證到一個人的成長。

莫說是十八年華,即管二﹑三十歲,很多人儘管得到工作能力的歷練,賺到錢,懂得看眉頭眼額,懂得玩email,懂得說話溝通技巧;
卻不代表會有那份反思﹑批判﹑探究的求知欲,也不代表有一份關心社會的情懷。
那一種人,你是能從對方的眼裡看出一個靈魂的。
這樣的女孩子,就更少了,所以詩人才在詩中寄語,寄語於詩裡的燈火闌珊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