籃球逸記:多年研究射波姿勢心得

籃球,射波,我不見得射得很準,但也研究了十多年,也有點研究心得。
十多年的探究,如要歸納成兩字,就是「軌跡」。

「軌跡」有兩重意思:
第一個意思,是「球的軌跡」
一個射球動作,我們只留意球而不理會人,球由靜止在人胸前到投射出去的整個軌跡。
第二個意思,是「人的軌跡」
一個射球動作,我們只留意人而不理會球,由拿著球到把球投射出去的過程,身體手腰腳重心動作的軌跡。

射球,就像數學,就像物理,就像一條方程式。
左邊expression是籃框,右邊expression是射球動作。
當你在球場射球,你就是嘗試把兩邊expression串連,砌成等式。
你會發覺一個有趣的情況,當你在一個球場花數小時練習「推波」(很差的動作)的話,就算動作本身很差,你還是能練得「好似準準地」;因為你能強行加上一些constant把兩邊expression砌成等式,然而這方程式卻非全等式。(這個領悟我認為十分重要)
我常常自己一個人去球場射波也會遇上同樣問題,就是當自己練到一些成果的時候,我不能確定那是加上constant balance的等式,還是對的全等式。
有時就算練得「好似準準地」,但當我發覺有些地方不對勁也會停下來,因為我知那種「對」是一種「錯」。

探索了十多年的射球方法,試過很多不同姿勢。
練習過把球定在頭右邊射出去,也練習過定在頭正前方,也練習過定在頭上方;
也練習過把手向上伸直只靠手臂和手腕的微動作把球彈出去。(整個原地射球動作少於0.2秒,但太不準)。
練習過主要用食指+中指+無名指的力把球射出,也練習過主要用中指力,也練習過主要用食指力。
練習過跳到最高點把球射出,也練習過跳起中途就把球射出。

研究了那麼多年,最後的結論卻又很簡單,就是「軌跡」越簡單﹑直接﹑順暢就越好。

以實際例子說明。
以前小時候射球/很多人射球,都是放到頭上un一un再射出去。
那從「軌跡」的理論去看,即是你的射球動作分為兩部份,第一部份是把球由胸前靜止到頭上沉一沉,第二部份是藉沉一沉的potential energy轉為kinetic energy把球射出去。
我後來研究的射法是,球由胸前靜止向上垂直升起到頭前上方直接投射,只有一個動作一氣呵成。
我對這「軌跡」的方向是十分肯定的,原因如下:

1)只用一個動作的話error rate會少於用兩個動作。
2)球垂直向上升起直接投射,相比起在頭頂un一un投射,其實前者的慣性會更有效益地帶來動能。
3)一個連貫動作,比起兩個動作,整個投射過程時間會快得多

圖片1:
(參考圖片,紅色為分兩個動作un一un射的軌跡,藍色為一個動作垂直上升直接投射的軌跡)
locus

以上分析主要針對球的「軌跡」。
而針對人的「軌跡」,結論也是「軌跡」越簡單﹑直接﹑順暢就越好。
整個射球動作,身體盡量避免「右移又左移」,或「後移又前移」的情況。
如我以前試過一個射球方法是把球放到頭右方un一un,再向中間方向/指向籃框把球射出去,那就是「右移又左移」的例子,是不好的。

最後我嘗試的方法是,把人的重心放在中間略右,手自然地放在中間略右,然後垂直向上把球升至頭前上方略右,最後指向籃框把球射出。
由始至終,無論球,無論人重心,無論手,都是在中間略右成一直線,人身腳腰手合一,球像一條垂直的彈弓,以一條smooth的「軌跡」把球射出。

而關於手掌與手指,我發覺以手指公與食指像一個V字一樣托住球及用力,對我而言是最穩定而大力。
當中的合理原因是:
當右手位置是在身前中間略右,其實手前臂是略為向內轉了少許(手前臂把脈的那地方是面向10點鐘方向);
如此的話,手掌以五指垂直狀態的話,自然時也是指向10點鐘方向,如圖片2。

圖片2:
IMG_20141218_031328
但射球要指向籃框,所以自然狀態又要手掌面望籃框,手掌就要微向右傾,如圖片3。

圖片3:
IMG_20141218_031355

清晨5點,球場射波

清晨5點去了球場射波
半夜清晨去射波,是因為日間球場永遠也有很多其他人在,平日日間我也要工作
天是黑的,四周是寧靜的,無論日間球場有多少MK﹑金毛﹑衝突﹑暴力……來到晚上不復存在,只有寧靜
很好,寧靜的球場,我可以邊去打籃球邊去靜靜把人生好好思考一下
有件事,是多年來始終不變,就是我一直認為籃球能體會人生,而人生亦能體會籃球(亦可將籃球replace做讀書﹑programming﹑足球﹑工作﹑……)
用玄一點的說法,就是「道」其實是體現於世上萬物之中
隨著知識增長,學懂更多分析﹑解決問題的方法,而人生經驗增加,心理質素成長,更多直覺,這些都是對籃球有幫助的

近十年來,我也在思考一個問題,問題大概是「如果打得更好?」
我說「大概是」,是因為隨著自己年齡轉變﹑求學/工作階段轉變﹑球技轉變﹑心境轉變,這問題的背後目的﹑實際內容一直在轉變
但主要研究比較多的還是很基本的原地射球的姿勢

其實原地射球是一切的根本,我認為比走籃更為基本
我的理論是,切入上籃﹑走籃,你只能在籃下有空位/無人時才做到,而作為防守者,要防對方切入,只要拉後防線就可以,還可以爭取空間協防其他人
而射球,即使只是原地射球,射得準的話,對方不得不派一個人長期緊貼你,這樣就較能反牽制防守者,為隊友爭取空間
就自己而言,對方不得不緊貼,亦代表對方要更快的反應去防守你切入,對自己切入亦有好處
這就是左曲右回,上襲下攻,前進後擊

這些年來一直在摸索著姿勢,試過不少的嘗試,但每次或許捉到一點感覺,但過一段日子之後又發覺不行
這就像是普通的一個科學研究做實驗,亦像寫code要debug一樣
射球是一個mapping問題,射球姿勢就是一個model/program去解決這問題
慢慢試,不斷觀察,去找問題所在及解決方法
每次找到一個好像是對的model,但其實可能只是在實驗過程中,不斷calibrate去quick fix一些因素,例如籃框的高度大小形狀﹑距離感﹑手感﹑球的重量﹑球的手感﹑體力etc
所以map對了,不代表這是一個能generally被接納的方案,往往經不起時間考驗

話說回來,這次射球練習
這次的設想是,把球放在中間偏側,向上方射出
練習了一回後感覺不錯,但又立刻想到這其實有問題(又是calibrate了的錯覺)

其實一個很大問題是,我用手力太多,而不是用全身輔助的力
那多用腳力﹑手腳協調才是問題所在
又,我一直慣了腳un一un才射,那是另一個錯誤的地方
問題有二:
1) un一un才射其實長遠會比較傷膝,用力亦會較不efficient
2) un一un才射,代表要有向下動作,然後向上射出動作,total需要兩個動作
但座低射出去,只有射出一個動作,1<2,是快得多的
我在街場上算矮仔,射球動作時間長短影響很大,就算0.1秒也差很遠

最後修正了的model,又會再次經不起時間考驗嗎?

打波逸記

有時打一場10分既比賽,輸到9:0既結果,係幾灰心
打逆境波時,究竟你重相唔相信你會贏?你可以贏?
其實我不太相信的,雖然我也試過這種情況下反勝,但我也不太相信
就算才剛剛發生完這種事,我還是不太相信
但可能有時專心到沒為意分數是幾多,所以壓力不存在,反勝的結果就可能在這情況下莫名其妙地出現

我想,在球場上我還是很想贏的,但我沒從前的那種自信
想贏是一回事,信心是另一回事

 

今晚落左街場射波

忽然間想take個break,唔想翻工放工又翻工,所以今晚9點幾自己落街場射下波

射波依然係咁唔準sosad,之後同幾個後生仔鬥下波
我再一次有種感覺,自己真係老左,體能差左

其中一個隊友,好有活力,對手帶到去半場佢都追波,進攻又好有活力咁鏟
我望住佢,我再望下自己,我防守時冇做緊貼防守,只係用緩慢腳步用一米距離去防守
我進攻唔太aggresive,背籃慢慢進攻為主
唔係刻意保留體力,而係而家好難支持以前果種體力性打法
以前可以一場波後半段果4﹑5分連diu時都谷到盡去緊貼防守,又好aggresive咁去進攻﹑搶板
而家爆完幾分之後,會開始冇乜力去防守,攻又冇力攻

另一個改變左既係心態
以前既我會有種心態,只要我拎到波就入到波,只要隊友俾到波我就會贏,我係有少少唔make sense既自負
但而家會明白,自己一個去拎分,可能間中入到幾球高難度既波,但炒既會更多,體力會快o的見底,冇體力就好快玩完
下意識影響下唔敢去得太快,唔敢攻太多,唔敢鏟太多,就算o係高位都寧願背住對手hold住個波壓埋去感覺安全o的

 

熄左燈同個後生仔射下21分﹑射key傾下計
佢中三,就黎過英國讀書,打左幾年波(都射波準過我了sosad),襯就過英國所以呢排成日打波,平時打開夜晚,因為夜晚o的人勁o的,今日下晝4點幾已經開始打(打到11點幾)
佢話今晚先第一次o係呢個街場見我打波

係既…我而家已經好少落去打波
每日翻工放工個人其實已經都少少支力,我o係佢個年紀果時都可以一星期打5﹑6日波,而家唔得lu
而我亦知道,其實我唔係真係好鍾意籃球,不過我覺得穿針果下視覺效果幾好,果下既聲又幾好聽~haha
呢樣skill我train左好多年,可以打下做運動身體健康
而且有時唔想生活太過平板,打下波做下運動感覺上可以break一break調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