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租貴地貴,是結構性經濟問題,源於地產霸權
不從根本問題——土地方面去大力改革,就不能重生走出困局
然而香港的政治環境使然,現今不民主卻穩定的政局,是由地產霸權所支持達至平衡
(官商大家互惠互利,一邊要權,一邊要錢)
在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下,不先解決結構性的政治問題,就難以解決結構性的經濟吧

如果中國的經濟展望沒有錯,2020年經濟還可以比2010年翻倍,保不了8也保到了7
大部份百姓總是明哲保身的,不見棺材不流眼淚
經濟保得住,百姓也會鎮壓得住,中國還能保持現今的荒謬狀態很多年
所以對於未來二十年的香港,我自己就不太看好

作為身為香港人的中國人
我的看法是,不求救國,不求改善中國民主,因為中國的運必由中國自己運轉,香港這小地方,顧不了中國
在「偉大」的一國兩制下,香港用人道立場去批判中國還可以,但不應越俎代庖干預中國內政,香港管好自己內政﹑想想如何守住社會底線就夠了
香港的小運會隨著中國的大運而起落,守得住底線繼續活下來,就能做更多的事了

-----------------------------

香港從屬於中國(權力關係上),所以不能獨善其身,不能只在香港裡作改變就解決政治問題;
然而香港只是中國中很小的一部份,所以不能單由香港去改變中國

結語:你要靜候,再靜候,就算失守始終要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