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生活,無題

stick to 一些萬變不離其宗的東西,變化不會太快太繁複的東西,其實可能生活會比較簡單,比較易過

有些領域,你在學院學完一套理論出來工作未必用得上
但實際工作的技巧,在出來工作幾年裡就能學會,可能數十年後依然適用,所以數年以後就主要只是磨練待人接物

而有一些領域,你在學院學完一套理論出來工作未必用得上
實際工作的技巧,在出來工作幾年裡能學到一點,但十數年後甚至數年後,那些技巧隨時已經完全沒市場價值,如是者,可能十數年後,仍然在磨練工作技巧
換句話說,經驗與技巧的累積,在這領域裡是不斷貶值
與前一種領域比較,有些人在上軌道時,有些人還在不斷起步

有一種辛苦與工時長短﹑工作性質無關,而在於一種無止境追趕的心態下的大環境壓力
即使每天準時朝九晚五,即使工作輕鬆,也可能有這種辛苦
有些人用水桶盛水,有些人用有一些洞的水桶盛水

無他的…有時也會看看一些新的/舊的東西,了解不同東西多一點
剛剛看看鐘,原來已經半夜兩點,忽然有點感慨
其實做人也suppose不應太多比較才是,這個我也很清楚

回應「賈選凝 – 從《低俗喜劇》透視港產片的焦慮」

狠批《低俗喜劇》羞辱大陸人 京女奪藝發局大獎

以上內文可見賈選凝那篇「從《低俗喜劇》透視港產片的焦慮」的影評,以下是我自己的個人看法:

 

中國與香港的文化差異,無論在五六十年代﹑八九十年代﹑九七後,一直都在香港社會造成很大衝擊,這本身就是構成香港本土文化的一大元素。

那位影評作者既看不起那些本土文化,但又嫌香港欠缺本土文化輸出。
說穿了,只是香港非合拍片的本土電影的口味不乎合作者那「香港是中國後花園」的定位罷了。

香港人的那份恐懼,與內地人的那「香港是中國後花園」心態,其實是一體兩面的。
香港人覺得中國人「入侵」削弱本土價值,加上六四事件,所以恐懼。
中國人覺得香港是後花園,滿足他們膚淺的、物質的、消費的﹑文化的需求,是理所當然的,港人反對這種價值,是恐懼,是看不起中國人。
其實那是中國共產黨半百年一直以來的行徑(尤其是六四事件),在中國文化圈裡做成的文化撕裂,那撕裂由政治的意識形態帶到商業﹑文化等社會各層面上的問題。
香港的那種本土文化,其實某程度也只是反映這種文化撕裂做成的文化差異。

低俗喜劇,其實只是其中一套本土小品的商業喜劇製作,單單以它去評論中港問題,單單以它的本土定位就論斷香港本土文化只是低俗﹑色情,未免過於片面。
《香港製造》﹑《去年煙花特別多》﹑《裂日當空》﹑《歲月神偷》﹑《天水圍的日與夜》﹑《桃姐》(我一時間只記起這些),這些都是香港的本土電影,也是對社會有所反映﹑探討,固然未必每一部也叫座,但至少也叫好。
香港電影對社會及人民的關懷,那又是那位影評人有沒有看到的一面?

香港政府應增加房屋供應

今日下午在想香港的土地房屋問題
其實我贊成應該從供應著手,但不是土地供應,而是土地+房屋供應

政府現在主要角色是供應土地給地產商發展房屋
但現時往往興建的很多都是豪華會所住宅(但實用面積不多)
交給地產商發展,好處是理論上市場能有效調節供求價格
但現在的情況卻是地產商主導了發展環境(例如: 囤積土地﹑壟斷供應)
所以反過來能操縱市場的環境
市場始終是如理論般有效調節供求價格,但平衡點是否合理﹑是否合乎社會的合理期望,能否解決房屋需求,現在看來就肯定不是

政府的困難是因為放任地產商去implement
就算加入土地發展條件限制﹑控制供應﹑建設配套,這些做法卻是圍繞地產商去做
為什麼不倒過來,政府自己拿土地去做發展商?
所謂政府自己去做發展商,其實不是新鮮事,例如以往興建公屋﹑居屋等已經是,只不過問題是現在政府興建及供應房屋數量非常有限
更勿論房屋供應所能滿足的也偏向只是低及中低收入階層,幅蓋層面很有限
就算多發展幾個東北新市鎮,按現時的發展模式根本不可能解決房屋問題

如果政府自己做房屋供應,就不能像現在這樣小數量﹑小規模,而應該興建大量及對應低﹑低下﹑中﹑中上階層(但不是豪宅類)的房屋
在能滿足社會對應的需求的前提下,增加土地房屋供應才能有效解決問題
解決到供應後,有選擇的話很多人不用被逼買偽豪宅,價格自然回落吧

其實這些想法都是老生常談的事,社會上很多人也說過很多很多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