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

剛剛在想知足與感恩的問題。
我的想法是,知足是人反省自己的需要,再反省自己所擁有的是否已乎合自己的需要。如果是的話,就該感恩。

其中一個問題,就是為感恩而感恩。
有時人盲目地感恩,而沒有真正反省過需要與是否被滿足(離地感恩sosad)。

另一個問題是,知足感恩之後,人亦會再反思這種需求與滿足是否要重新調整。
當我們滿足了需求後,是應該停在這位置?還是換個角度,這其實提供了一個基礎讓我們追求一個合理的下一步?
多數人講「知足」,都是包含了前者(「該停下來」)的含義。
但我不認同,我認為「該停下來」還是「該追求下一步」,是知足過後的反省,而不是知足/感恩本身的部份。
而且反省的結果也不一定絕對的是要「該停下來」。

N年前留下的text file

“成長.txt”

偶然browse了一下梁靜茹,想起《你還在不在》這首歌,想起一個N年沒有contact的人,那是我的第一張好人卡。
偶然browse了一下電腦,發現自己21/9/2003留下的一個text file,叫做 “成長.txt”。
裡面是十年前對方的icq profile,與及我的icq profile。
對方的profile其實是一些歌詞,是e-kids的《青春火花》
而我的那段是這樣:

希望與失望是成長的過程
笑聲與淚水是過程的印證
可笑與可悲是長大後的反省
//悲!悲以往對事實的質疑
//笑!笑我自己太年少無知

不跌倒怎會成長
成長才能避免跌傷
很清楚前路方向
將來只望少些惆悵

你有你的前路
我有我的漫長
他有他的理想
她有她的方向
我會比星光燦爛
你要比花火耀眼
我只是十字路上的路人
你是我成長路上的足印

原來:
1) 十年前我已經開始寫code,十年前已經毒。
2) 十年前寫的東西竟然和現在差不多,原來我沒多少長進。

----------------

“story.txt”

再看看同folder下,有另一個text file,叫做story.txt。
我把半年間的事打成了文字。
(那其實也是N年前的事了。)

事情都是香港每天都會發生的事,就是: 好人,個女仔拍拖,自己on99生勾勾。
(數算起上來,這種起承轉合的經歷我至少能數得出好幾次。所以我相信這是香港每天都會發生的事。)
(又是早已沒有contact N年,不如不見)

其實都那麼久以前…但回看當中過程片段仍覺得心酸。
那時的我還是很天真的,沒想太多,率真地愛,簡簡單單。
傻。
少年,我太年輕了吧。
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
不要再說了…

現在倒沒有覺得人應該不率真的去愛。
只是,我覺得不應該輕易的率真去愛,也不應該只單單是率真的去愛。

其實毒又有乜好怕?
什麼東西也可以逃避,因為一切一切都可以怪罪於毒,就當成一種原罪,很多事自己就不用想下去,畢竟很多東西也沒有答案的。

被偷走的那五年

放工去了看《被偷走的那五年》,好睇。
有兩個位我也流下了眼淚。
(注意劇透)

第一個流淚位是男主角第二次向女主角求婚的時候(唱歌跳舞那一段)。
很溫馨,亦很感人,這就是幸福吧。
很愛一個人,願意哄對方,想令對方感到幸福。
如果你愛的人想令你感到幸福,這件事本身就是一件最幸福的事。

第二個流淚位是最後女主角在床上,男主角掙扎是否幫女主角了結的時候,直到女主角害怕得顫抖,男主角擁抱著她告訴她不要害怕。
那份不離不棄的愛,很感人。

戲的前半部的故事中,兩個人已經走到結婚的一步,為什麼仍然不敢坦誠面對這段關係的問題,最後還要互相傷害?(可是兩人心底裡卻又是愛對方的)
為什麼要等到兜兜轉轉過後才能面對?
兩夫婦的關係出現問題,應該放下眼中的樑,放下好勝,坦誠好好解決,否則即使是小問題也會越滾越大變成大問題。

結婚並不只是「結」結婚那個moment,人一定會生老病死,經歷不同人生階段。
走到結婚那一步的決定,人考慮的就不只是當下的外表﹑財富etc,還有貧窮疾病,生死與共。無論世事如何幻變,都決定要兩個人一起不離不棄走下去。
結婚那一個moment永遠是最好的,但生活往往不會一直美好。
甜蜜過後,就要學懂互相體諒扶持才能走下去。

狂舞派

放工去了看《狂舞派》,幾好睇。
(注意劇透)
可能我見識少,最後主角們比賽的一場戲,跳的舞幾令我驚喜。
原來沒有一隻腳也可以跳得如此出色,原來手也可以跳舞而且還如此配合。

這部戲,它的定位,就是一班舞者the way they dance的故事。
它沒有用一班知名明星然後叫他/她們扮舞者矯揉造作地跳舞。
它沒有採用一種豐富劇情的故事框架去深入描寫舞者的心深感受與歷程。
它選擇了一個比較普通的故事(都ok啦),呈現一班真正的舞者的舞技,把舞釋放到觀眾面前的感覺。
這是這電影所作出的選擇,這選擇總好過很多毫無個性﹑定位模糊的電影。

我覺得最有感動的不是「為左跳舞,你可以去到幾盡」,而是看到一班人跳舞的時候會笑,手腳也會笑,一班有heart的舞者去拍出這一部有heart的電影。
香港實在需要有heart的電影,而不只是娛樂圈。

跟住去邊度?

我常常問自己一個問題:「跟住去邊度?」
然後,若我得到一個答案,我會再問:「跟住去邊度?」
……

這問題往往會導向一個你會再法問這問題的答案。
而真正的答案是,找一個你不會再無了期問下去的答案。

對於宗教信仰
找一個你可安心去信而在靈性上不再尋問的信仰,將自己完全交託。(但必須先經過一個不斷尋問的過程)
宗教信仰,在個人層面,如果你信——單單的信,就已經夠了。
真假是客觀層面的事,而信是個人層面的事。

對於工作
找一份你不懼怕任何uncertainty也願意去擔當的工作。
無論什麼樣的挑戰,走下去都不會害怕。
如果你能有這種心態,這份工就是一份適合的工作。

對於感情
一起之後又如何?結婚?之後又如何?生仔?之後又如何?家庭樂?之後又如何?共渡晚年?之後又如何?孤獨終老,死亡。
找一個你不會問那麼多無謂問題的人——有時人問那麼多問題,只是因為不夠愛一個人。
或是找一個你問完之後會肯定地想「這樣過一生也不錯呀!」的人。

------------------

無聊寫左個model。

public abstract class EmulatedObject{

private static final String QUESTION = “跟住去邊度?”;

public boolean onTrigger(){
return this.ask(QUESTION).onTrigger();
}

public abstract EmulatedObject ask(String question);

}

public class FoutyTwoEmulatedObject extends EmulatedObject{

public boolean onTrigger(){
return true;
}

public EmulatedObject ask(String question){
return thi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