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服貿事件2

「反對服貿」者,其實可能是有兩種人:
1) 反對服貿。
2) 反對服貿審議程序黑箱作業。(程序公義問題)

我個人立場是(1)+(2)的:我反對服貿,也反對黑箱作業。
但我並不認為台灣人都是(1)+(2)的。
我相信有些人是真心的有理據地支持服貿,但他們卻反對黑箱作業。

對於贊成/反對服貿的立場,我其實是很開放的,即管我認為服貿是洪水猛獸,但我認為不反對服貿的人也不至於被稱為無恥。
因為這個議題是有爭議性的,也存在一定的討論空間。
像五月天的一位成員的發言(我並非他們fans,其實不太識這班人),他其實沒有太多表述(可能我沒太留意他的新聞),我不敢單以片言隻句去斷定他是否無恥﹑向中共靠攏。

但對於審議程序黑箱作業問題,我的立場是硬的,因為這個問題比較清晰,沒那麼多灰色討論空間。

-----------------------

作為一個香港人,對於台灣反服貿事件,我的態度是觀望性的。
我反對服貿,只是因為台灣人與香港人文化源流相近,而且也同樣是受共產黨侵略的地方,所以有多一點屬於個人情感的感受。

《華爾街狼人》

早前看畢《華爾街狼人》。
故事細節且不多談,我看戲比較看重戲背後的核心意義。

戲中骨幹是講述一個憑炒賣交易(有點欺騙性的)致富的人的故事,並且最後因他的不當手段而落得一敗塗地的下場。
戲中表現出不少有錢人的荒淫情節。
例如,在公司裡開狂歡的派對﹑派對中其中一個精彩節就是看著一個女職員為錢而被剪光頭髮……

但這戲其實不只是一堆堆荒淫的鏡頭的堆砌而已。
戲中我最深刻的一段戲,並不是「拍心口那段」。
我最深刻的一個場景是男主角被捕後,探員坐在地鐵車廂,望著報紙,再望望車廂中呆滯的人。
這段戲不長,沒有對話,但卻是電影製作人想表達的東西。
社會很多貧窮的人,希望致富,希望發達。
男主角那條路是不正當﹑不腳踏實地的,但卻無數人慕名嚮往。
探員心想:「為什麼呢?為什麼社會幫不到那些貧窮的人?我做的事是正確的,但為什麼這社會仍然是這麼多貧苦的人?」

第二個深刻的場景,就是男主角在公司裡開狂歡派對的那段瘋狂情節。

戲中的荒淫﹑浮華,與那些對男主角/其公司/其理念雙眼發光慕名嚮往的人,對比出重度的資本主義金融社會中繁榮與貧窮的矛盾與落差。

《殭屍》

剛看畢《殭屍》。
故事細節且不多談,我看戲比較看重戲背後的核心意義。

其實整套電影可以分為兩大部份,第一部份就是結局平行時空前差不多整套電影的故事,第二部份就是結尾那短短一段。

第一部份就是一個完整的殭屍片故事 —— 人與道士合力收服殭屍的故事。
這一部份是以現代風格重構舊日殭屍片的故事。
香港從前八﹑九十年代(林正英年代)有很多的殭屍片,但早已沒落。
舊日的殭屍片的風格多是以笑片形式出現,但《殭屍》則格調陰沉,揉合了近代其他地方的恐怖片風格。
畢竟時代已過,勉強照抄以舊日笑片形式複製舊日殭屍片是沒有生命力的。
製作人用這種方式去處理殭屍片,值得一讚。

第二部份的平行時空段落,是要跳出第一部份的故事去解讀的。
第一部份的故事,是一個奇情殭屍大戰故事:男主角與道士合力對付殭屍,浪漫戰死的故事。
第二部份的故事,是一個很現實的故事:要死的人就死了,人人生活得很普通,男主角作為一個過氣殭屍片明星,失意地自殺身亡。
拼在一起,意思就是說:
現實中(戲中的現實)並沒有奇情的殭屍大戰故事,因為現在(我們的現實)已再沒有殭屍﹑道士的故事。
殭屍片明星早已過氣,只有落得失意自殺的下場。
正如香港昔日很有特色的殭屍片,也早已沒落,不再輝煌;我們不再有殭屍﹑道士的故事。

這套戲前面故事拍得精彩,結尾更見精彩,是一套上佳之作。

台灣服貿事件

服貿未必是洪水猛獸,但共產黨是洪水猛獸。
利益甜頭是有的,但是否只著眼當下的利益甜頭?
當台灣嘗到當下的利益甜頭,過後中共連繫著台灣的經濟脈絡無法分離之時,禍害就會來。
台灣相對中國規模小得多,隨便發生些什麼事時,對中國整體不算什麼,但對台灣卻影響甚大,情況跟香港相近。
到時中共大可對台灣由經濟切入到政治進行侵略。

活在香港今時今日,共產黨的罪性路人皆見,我認為這是一個合理推斷。

不文明的文明

其實不文明,暴力,從沒從人類的歷史中離開,只是隱藏於現代的制度與各種現代產物之中。
政府只會告訴人民:「我們現在很文明,你們要文明」。
但他們沒有告訴人民,政府用「文明」的制度暴力地統治人民,人民的文明只是盲目的服從,「文明」只是被利用的統治工具,「文明」的人民卻還自在洋洋得意。

當議會與制度失衡彊化,而並不存在合理解決方法,反抗是真正的出路。
反抗,看似不文明,看似是違反制度。
但其實這種思考角度是本末倒置的。
制度並不是絕對的,制度並不是從虛空中跳出來的。
「文明」的制度,本質乃是為避免流血﹑衝突地分配眾人利益的折衷協商方案,是以眾人為本的;制度並不能脫離這種背後意義而存在。
當制度違背了協商的原意,成為強權壓迫,那是制度違反了其本身應有意義,是制度破壞了人們選擇文明的選擇。

沒有一種自由是單靠和平與愛的口號而得到的。
和平與愛的抗爭之所以在歷史上曾看似成功過,往往是人們感動到掌有權力﹑武力的軍人/警察/政治勢力支持。
和平與愛的抗爭之所以沒有流血就成功,只是因為那是武力的冷戰爭,只是人們大多看不到這底蘊。

這情況下,在當下,人們應勇武抗爭,用各種手法爭取回一個真正協商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