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責任?

現在的社會很多時出現一個情況:
1) 下屬說:我只是接收命令做事,我沒有責任。
2) 高層說:執行命令的不是我,我沒有責任。

然而,一個人下命令,一個人執行命令,真的沒有責任?
如果在這情況下殺了人,難道沒有人需要負上任何責任?

但凡發生任何的事,牽涉的人就有一定的道德責任。(不是all or nothing)
無論是因什麼原因,無論只是下命令還是執行命令,甚至只是旁觀者,都有道德責任。
問題是只有責任多或少,牽涉者卻不能說自身沒有責任。

一隻狗被火車撞死,前線員工有道德責任,下命令的中層有道德責任,管理層管理出這種工作環境有道德責任。
月台上的旁觀乘客有道德責任。
容許港鐵有這樣的存在狀態,香港人有責任,政府有責任。
容許「政府容許港鐵有這樣的存在狀態」,香港人有責任。

同樣道理,無論是死一個人,或是窮人受苦,或是香港的政治問題……一切牽涉者皆有道德責任。

我只是一個平凡人,我沒有權柄作最後審判,這段說話只是我的friendly reminder,我們都是有罪的。

香港人命很賤

香港政府,對香港人的生命根本毫不重視。
香港人只是物件,而且是中港融合大計中將被排除的物件。

今日死的是狗。
將來死的是「香港人」,只有「新香港人」存在。

中港融合的火車來了,你是香港人,你會不會走?

走?
去哪?移民?有幾多人有能力移民?有能力的移民了還有誰撐住「香港人」?

不走?
火車就這樣夾硬輾過來了。
成堆蝗蟲爭公屋,爭學位,爭物資。
店舖用簡體,不是serve本地人的。
你想鬧蝗蟲?告你種族歧視。
你想告大陸人種族歧視?警察不受理,就算受理了那些大陸人又早走數了回大陸無從追究。

死路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