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批評冰桶challenge﹑感恩接龍者的捉錯用神

之前的冰桶challenge,以及之後的感恩接龍,都有些人批評活動

其實對此等活動的批評性焦點並不應是活動本身,而是活動以外。

冰桶活動其實又有何問題?多點人關注漸凍人病症﹑多點人捐錢做善事,又有什麼問題?
問題並不在冰桶活動,而是在冰桶活動以外,在熱潮過後,他們還有沒有關注﹑行動去幫助那個病症患者?
(需要注意的是,冰桶活動以外的關注行動,與冰桶活動本身是並非二元對立的,批評冰桶活動是捉錯用神。)
該批評的不應是冰桶活動,而是日常生活態度。

感恩又有什麼問題?
問題並不在感恩接龍,而是在感恩接龍以外,你有沒有感恩?你為過什麼而感恩?
(需要注意的是,平日你如何感恩,與感恩接龍本身是並非二元對立的,批評感恩接龍是捉錯用神。)
該批評的不應是感恩接龍,而是日常生活態度。

* 其實同樣思維也可套用到某些批評上。
例如,我看過有些朋友批評教會中產化。
按對方論述順推,我覺得能套用同樣思維,其實問題並不是「教會中產化」,而是「教會只中產化」。

睇城市論壇睇到嘔血

睇城市論壇睇到嘔血。(題目為討論最近所蘊釀的罷課。)
社會去討論「罷課」這行為(會影響學校﹑老師﹑家長﹑學生)是否合理,傻的嗎?
一個看似開放的社會,社會卻倒退到如此守舊,傻的嗎?

怕影響學校﹑老師﹑家長﹑學生?假普選難道不是影響全香港人嗎?
收集罷課學生名單,是不想學生受害?周融他們做的民革式行為是更令學生受害。
不想學生政治化?日光底下什麼事不是政治?為什麼社會每次遇上那些老屎忽不爽的就用上「政治化」去標籤化?這是個社會議題,香港學生也有份,將來社會也會交棒給他們,難道他們連罷課也不行?

看看那些妖魔鬼怪出來反罷課嘴臉,對我來說就已是一個支持罷課的理由;
因為這樣走下去,將來香港就會變成中國那樣,成為一個不能有意見﹑不能出聲﹑不能反抗﹑默默被強姦的地方。

不要高估聰明的價值

聰明的價值,在小學﹑中學都很管用。

而到了大學,其實重點不再在於聰明,而是做事的方法。
做一件事,有很多方法,有不同價值,自己選擇。
讀書就是做好學生﹑讀好書﹑成績好?
不是的,不同的course會撞期交assignment﹑mid term,你不可能每件事也用最正路的完美方法做好。
走堂﹑搵人代take attendance?抄功課﹑搵槍手﹑出貓﹑請教同學?
其實不要先有太多道德枷鎖,一切都是選擇,正如出去社會後,你每天面對的選擇。

由中學跳到大學,最大的轉變是由一個別人manage好﹑define好正路做法﹑萬事互相效力的世界轉變到一個面對選擇的世界。
(大學其實是一個面對選擇同時頗為美好的環境,所以很適合尋求理想﹑真善美。)

freshgrad出來社會做事,有幾種心態吧:
1)一腔熱血,想努力做點成績,想踩盡。
2)等人餵埋黎。
3)唔知做乜鳩,渾渾噩噩。

第一種的心態是好的。(第二種﹑第三種的心態不說了,沒什麼好說。)
他們往往會有段適應期,適應熱血的落差。
出來社會做事,不是負出幾多就有幾多回報,也不是一腔熱血就夠。
做好一件事,是職份,是應當如此,不要對「做好一件事」這件事有過份期望。
做錯一件事,就是你問題,別對「做錯一件事有人會幫你埋單」這件事覺得理所當然。

大學是不知不覺地train你,而出來工作就是真正的接觸一個「面對選擇」的世界。

聰明,在中學是dominant的。

聰明,在大學是優勢;但更重要的是時間分配﹑處事方式;
蠢人用對了方法做事效果會比聰明人用錯了方法來得好。

聰明,在出來社會工作,是有點作用,能幫你更易的去了解工作上的事物;
做好工作少犯錯,是本份,更重要的是經營自己﹑build up自己的model,人在職業上學到什麼﹑得到什麼﹑目標是什麼﹑難處是什麼。
單是能用對的方法做事並不夠,還要令自己能應付到更多/更廣/更深的問題,是經營。

逸事:與同事談公司

今天搭車走時,跟一位在公司做了六年的同事傾談。
談到現在公司,同事說每年4﹑5月都很多人走,又請很多freshgrad回來。
這個現像有點熟口面。

我問他,公司不斷請freshgrad,又留不住有點年資的同事,那該會有人材斷層吧?
如果knowledge是「跟人走」的話,那知識會有斷層嗎?不過現在公司算是比較多/齊document之類的東西。(同事更正,他說team team culture未必一樣)
雖然document看起來很眼訓很悶,但其實又很重要,不過價值是隱性的,最有感受的應是新手/基層員工。
同事說,老闆看的是大數,有人走,就請另一個replace,所以覺得沒什麼大不了。

同事說,出面銀行﹑金融機構,人工﹑福利都好,常有員工跳槽過去。
其實IT行業,有人材需求,流動性高,跳槽跳來跳去是常事。
一個流動性高的行業其實不錯,因為至少有選擇,不會壟斷供求。
如果目標只是搵食,我覺得現在是ok的,不會發達,很難買到樓,但基本生活應付得到,有錢食飯睇戲。
不過目標set得太低﹑太滿足於comfort zone,將來迎面來的一定會比預期低,自己很可能被淘汰。
所以目標要set得高點,維持適量的challenge。

逸事,與同事打波

同teammate & 第二team打波,贏波。
其實我打全場麻麻地,定位是打底/打面兩頭都唔到岸。
(注: 「打底」:在籃底/內線攻守,「打面」:在三分線附近/外圍攻守)
對差不多身高的人,我有身位,但遇著高佬就唔掂,
對住人地隻「面」又唔夠快,自己又射唔到三分,
所以定位有點尷尬。

今場是打底的,但籃底太多人,很難搵食,有時走出去接應。
對方沒有高佬,雙方技術相若,頭三節雙方一分咬緊,最後一節雙方都支力,丟那媽,頂硬上,加緊防守,搶板,入一兩球,最後幾個攻勢守住,一來一回拉開。

btw, 昨晚到了三育練射波。
為什麼下雨去射波?
搵食艱難,有時只是想有個靚場,有燈,靜靜地射下波,沒有金毛,沒有非仔,沒有對手;
但平時常常被人book場冇場打波,沒有被人book場的話也是在鬥波,沒有場俾我自己靜靜地射下波,陰公。
下雨射波,最麻煩的是怕「洗濕個頭」,只要你洗濕左個頭,其實沒什麼好怕,雨其實不會阻到你(個波會重少少,籃板會sin少少,拍波會拍左落水dumb,但射波的話不是太critical的)。
人大了,不能同後生/不用翻工的爭資源……只能避開,alternative地取用資源。

舊波鞋,底穿了的,濕水會吸水﹑發臭,正好射完即棄。

講香港

如果香港有民主,不年年叫結束一黨專政,我覺得是可以的。

但這個“如果“是沒有成立基礎的,因為香港不可能一廂情願地這樣單方面做。
中共為什麼要聽你的河水不犯井水?
一定要同中共溝通,交涉,才做到。
但像湯java, 民主黨果d又太白痴,你要傾一定要有本錢,不能猴擒。
我感覺,白鴿派果堆思想都很劃地為牢,上了神枱忙著為自己立碑,沒有跟時代接軌。陳雲鬧得岩,離地。

香港當下感覺是死局,沒有本錢傾,又沒有本錢抗爭。

建制派中,又有幾多是真心愛國?還是愛利益多吧!
如果真心愛國的,應該幫兩邊溝通,而不是說些謬論打壓民主派,加劇矛盾(但他們就收更多維穩費。)
中共擅喻人於利/拳頭,但不是上策。
真正愛國派應幫手做buffer,導引中共喻香港於義,這才是三贏。
但無,世界中人總自私要自己食到盡。

建制派中,可能比較有心的,我覺得是曾鈺成。如我是中共,會俾梁振英連任,做多半屆,完成23條,中港融合等政治任務,把剩餘價值用盡,然後推曾鈺成上台。
建制派,撚鞋仔多,但論管治能力,應對能力的政治人才,無出其右。

普選一人有一票點計都是比現時1200選委進步??

梁振英,卲善波等人說,普選一人有一票,點計都是比現時1200選委進步。
這是語言偽術。

普選概念所包括的不只選舉權,還有提名權,被選權。

一套制度,部份進步不等於整體進步,因為可能有其他部份退步,整體還是退步。
以部份的屬性套用到整體屬性,這是邏輯謬誤,語言偽術。

北韓也是一人一票,但人們只能選金正恩,而且誰也不敢不去投票,難道這又很進步?
香港的普選,若是鳥寵式地由中共控制提名,不會比現在的制度更民主。

循序漸進?中共只會漸進式滲透,越易被它控制越好,何來誘因去讓你民主進步?
中國的民主及人權是“最好“的,它這次已給了你“真“普選,很好,香港人不能再要求什麼。
不能給中共這樣一個借口。

天外有天,人上有人

俗語說,天外有天,人上有人。
從打籃球這件從小就開始做的事,我看出做人的道理。
(以下純粹比喻,非真人經歷)

----------

最初,小子在一個爛球場打波,因為只有爛球場才有空的球場給不太懂打波的人打波。
後來,小子的技術提升了,在爛球場打遍天下無敵手,他開始心頭高,嘗試打靚球場。

到了靚球場,打波的都是勁人,小子變成了球場上水平最低的人。
小子不服氣,又不斷練習,十年後,小子終成為靚球場的高手。

然後,小子進了甲一,又成為了聯賽中水平最低的人。
又打滾了十年,但小子也老了,無法再更上一層樓了。

----------

以上的比喻是在說,天外有天,人上有人。
當你爬到天的最高處,更上一層樓,你會發覺你只是去到另一重天的底部,不再是王者。

此時,人可能會有的心態是回到之前的境界,回到safety zone裡做王者。

又或者,在當下境界中努力向上。
若選擇努力向上,你就會遇到身邊很多不明白你的人,因為他們可能是在低一層的境界在看你,以為你很好﹑很強,卻不知你在你的境界中面對的環境﹑困難。
此時,你會感到孤獨,因為你無法把處境說個明白。
因為低一層的境界的人看的視野不同,他們不會明白,只會覺得你在showoff,覺得你不懂感恩,覺得你串。
此時,人可能會有的心態是逃避孤獨的感覺,回到safety zone裡,做一個自己重視的人所能明白的人。

又或者,在當下處境,人會承受那份孤獨迎難而上。
苦選擇承受那份孤獨迎難而上,你就會發覺日子久了,雖然那些不能明白你的人依然不能明白你,但在當下境界中的人會明白你。
所以,其實也不是全然的永久的孤獨。

然而,磨練得多,人可能會再次提升到境界的頂點,又再上一層樓,又再次面對從前遇過的事,又再次面對別人的不明白,再次面對孤獨……
這亦是虛空。
此時,人可能會感到虛無,感到一切皆無意義,而回到safety zone裡逃避循環……

這個life cycle是大部份人人生所遇到的事。
當然,有人會上到似乎真的是無可再高的層次,就像你打到NBA的頂點,你也無法再上。
但現實中,有幾多人去到那階段?又有幾多人能停留那頂點?
所以最後,人也會敵不過時間,敵不過自己,自己才是人最終的終極對手。
這亦是虛空。

我們的人生,就是永遠的不能滿足,永遠的不能成為最強,永遠不能站在永遠的頂點。
渾渾噩噩,在這境界,或在那境界,浮浮沉沉,醉生夢死。

但又或者,我們可以轉個角度看,為什麼我們要執著於完全滿足﹑成為最強﹑要永遠站在永遠的頂點?
何不只是好好打一場波?

用IT人做比喻,IT技術也是一重重的境界,天外有天,人上有人。
我們都不會是最強的人,但世界從來真正能站在高手的山的人本就不多。
社會需要IT人,技術最強的人固然有他們的位置,但他們填不了所有位置,他們也未必能勝任某些特定位置。
有些人雖然技術不是最強,但他們有他們能身處的位置,他們不一定需要上到下一層境界才做到他們適當的位置的。

然而,當中矛盾的地方是,他們不再執著下一層境界,找適當的位置,那是否「回到safety zone裡做感覺良好的王者」?

至此,我也無法給予一個真正的答案。
但我想,「回到safety zone裡」是出於逃避,而「在當下的境界做到自己適當的位置」是出於人對自我的了解及肯定。
兩者只差一線,又難以言喻,如何定論就由閣下自行參詳吧。

蘋果戰記

昨天花了點時間研究蘋果的網頁,過程不講了,但最後我找到了一個捷徑url。
(上網其實也看到有人share類似的link,只是我找的捷徑是行入多一步;但bottleneck一樣,沒幾多差別。想要link便自己上網找就會找到,找不到不要問我)

曾想過能否真的寫BOT。
但研究個flow後,我發覺卡了在user login那部份。
apple網頁login後redirect回來的時候,不是在http response header上set cookies,而是在一堆「整亂」了的javascript上set cookies,而我不能理解當中logic。
我用java寫了個http request/response的tools幫手,但卻對client side的javascript無能為力。
但幸好apple個網頁落order果part是不需要login的。(只是checkout的時候才要login)
(我估計整個flow裡,bottleneck重點應不是login的部份。)

今天下午打開firefox,打開java tools不斷request,直到ok彈個alert,我再用firefox處理。
但其實老老實實,這個tools也沒什麼作用的,只是不斷自動「F5」。(只是不用人手refresh而已)
我set了是每兩秒refresh一次,其實還不如其他人開4﹑5個tab不斷F5。(其實simulate正常人的話應該一秒request 3﹑4次才對吧…)

三點幾就入到,但不是因為用了tools,而是因為apple網頁有bug。
這情況打個比喻…
正常人都是在正門門口不斷的嘗試衝入去,但正門門口卻被雜物封住了。
我是從側門進入大堂,然後再走入去。
其實正常沒有bug的情況下,大量人迫住擁入去,我從側門入也會jam住入不到去;但因為正門的人被正門阻住,我從側門就能輕鬆的進去。

其實最後根本不是因為什麼tools,而是因為apple網頁有bug+負碌。
(重申,不要問我拎link/tools,html﹑java﹑http protocol既知識都可以google搵到大量,apple網頁內容你可以browser自己睇到,d link我亦o係上網見人share過,講善用google。
另外,如果你知我上面講乜,其實個tools同你禁爛個F5冇分別。)

無題

可能我有時想得太理想,婚姻不會如想像美好,生命的寂寞不會完結。
擁有,愛,緊抱著,距離成為零,還能再靠近嗎?
雙手再抱得緊也無法穿過身體,能穿過的是心靈。
當心靈的距離成為零,還能再靠近嗎?
若一個人會空虛,兩個人心靈距離成為零,也會同樣的空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