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兩句,關於昨晚有人衝擊立法會

在道德層面,我自己從來只看重大義,而小是小非,我並不太計較。
大是大非以外的事,我多數比較看重形勢判斷,判斷標準是對大局的影響。
對我來說,在道德層面,昨晚衝立法會之事可以接受。
但在形勢判斷層面,這行動很不化算。

心情有點矛盾。
我明白衝的人單單是決定衝,其實已經很大成本,他們也是有心人。
那些鬧他們衝的人,我也明白他們是為運動著想,他們也是有心人。
衝的人的罪名,最多是不智,但如果要求他們衝完留下﹑不蒙面﹑乖乖被捕,又有點涼薄。
為什麼留下﹑不蒙面﹑被捕就是負責任?為什麼不能活著做更多的事?
在這個位,我無法一錘定音去判定他們。
這場運動,本來就是無大會,有群眾選擇以戰略上不智的方法升級,這是「無大會運動」的形態必然會發生的事。

既然事情都已發生了,我不得不接受現實。
始終對我來說,全部都是同路人,不想屌太多,唯有想想之後能如何支援了。

對本土派,我也有幾句話想對他們說。
本土派常說,你永遠不能說服中立的人支持,只有當運動成功了中立的人才會支持。
沒錯,大部份人都是成王敗寇,希望本土派能明白,他們現在仍在失敗中,一切仍是毫無意義。
正正是因為我支持本土派,所以我得提醒他們。

barcamp@2014/11/16@cuhk

今日去了一個IT idea sharing sessions的event。(這是個由參與者driven做sharing的event)
我attend的是code4hk的session,有share一些關於政府data one,香港公民社會(e.g高登巴打2015反攻區議會),NGO的一些project idea。
重點都是not for money,而是為社會創造價值。

這是我要走的路。未來會多花點時間心力在這些事上,並多點參與這些event。接觸多些idea/concept豐富自己,認識點人脈。
因為所臨到眾人的是在乎當時的機會,而我要製造機會與把握機會。

目前要做的有幾件事:
1)買部notebook
2)針對目前生態,要造一些generic積木。
目前生態,萬變不離資訊傳遞。
所以要研究下google cloud message server,因為notification,terminal/server communication都會用到。
(之前寫左個data analysis & event notification system,不過notification果part是用pushbullet做,比較間接。)

再看陳雲

早兩﹑三年寫過一段文講陳雲。
那時我說,陳雲的本土論,除了是一個理論,更是一個工具。
他要做的最終不是本土鬥爭,而是透過本土鬥爭﹑現實政治﹑整套論述,去建立城邦自治。
其實蕭若元亦曾講過,他和陳雲理念基本上一致,都是香港本位主義:暫時不要理大陸,暫時在基本法的框架下爭取最大的民主自治;
而不同的只是他們兩者實踐的過程手法,蕭若元反對陳雲挑撥中港仇恨(e.g: 叫大陸人做蝗蟲)。

到了今天再看陳雲,當然好些地方他也搬了龍門。
但公平一點地看,他走的路線是現實政治鬥爭,這路線是要根據現實而調整的。
他不同於長毛那種理念型路線,是一路走來理念行動也始終如一的。
但大體來說,你排除陳雲那些開玩笑式元素,用現實政治鬥爭路線角度去看,陳雲也是有一個貫徹的形態。

我們可以說陳雲痴線,但我想講,在今時今日我們大家都說「我是香港人」時,他是早幾年前就先行地提倡本土鬥爭概念。
所謂「左膠」其實也很本土,保衛菜園村也是很本土的。
但陳雲的本土,是基於香港形勢,建立在中港意識形態之間的本土,且更帶有鬥爭意味。
觀乎近月運動,其實是更貼近於陳雲那套本土,那說明,他某些東西還是看得準,至少比泛民﹑傳統社運人士中大部份人看得準。

其實看陳雲,可把其內容分為理念﹑手法兩件事去看,並且分清是亂講(e.g:天兵天將)還是認真的,這樣才能看得比較公允。
其基本理念,香港本位主義,我是認同的。
其本土勇武抗爭方式,我是理解的,但我不認同他完全地反對大會﹑反對與泛民有合作空間。
他平時有很多亂講的﹑亂咒罵的,我笑笑就算。

-------------------

reference:
蕭若元: 我和陳雲只有兩大點分歧

為何我反對議員辭職公投

我反對議員辭職公投策略,理由如下:

其一:勝算﹑失敗風險計算
辭職公投其實是一種鬥人多的策略。
但爭取真普選,現今並不是多數,我自己估計中立﹑支持﹑反對的比例是5:3:2。
變數太多,萬一鬥人多的策略輸了,運動該如何走?跟據結果是否要撤離?
就算不撤離,士氣也會大受打擊。

其二:訴諸人多非現階段上策
社會運動往往是由關鍵小數所推動,到行訴諸人多那一步時,就已是運動成功在望的時候了。
如果在早期就訴諸人多,關鍵小數一定是小數,那什麼也不用做了吧。
現階段並不是行這一步的時候。
戰略上應該善用關鍵小數的優勢,避開劣勢,利用幾千精兵(主要兵力已在佔領現場)﹑幾萬後備兵﹑幾十萬後方支援兵﹑N萬支持者,去支援運動。
我認為最理想的戰略是在佔領運動立足下,平行地遍地開花以小組遊擊做文宣﹑不合作運動。

其三:議會議席真空問題
香港立法會議會制度早已僵化,但仍有其作用,至少議案要通過必須要夠票才可以。
立法會議員在議會內能拉布,進行對政府的不合作運動。
現在辭職公投,會減少了議會內不合作運動力量。
再者現今議會泛民其實是能以幾票之差反對假普選方案,但若辭職公投後有位讓幾位建制派議員入局,局面會變成不夠票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