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the sake of「解決問題」

很多香港人中產/學者思維都是不理性地想resolve問題的。
當有問題出現,他們就想辦法解決。但當問題不能被解決而又要解決,他們就會把問題redefine成其他問題,或把問題確實地轉化,再尋求解決。
從problem solving的角度,或許這是好的;但現實有時就會因此而出現盲點。

有時有人想香港有民主,但中國不允許,所以他就把問題redefine成是香港人的問題。
For the sake of「解決問題」,香港人在雨傘運動時就應跟港府傾,尋求解決方案。
For the sake of「解決問題」,香港人在雨傘運動時應退場,不應讓問題持續。
For the sake of「解決問題」,香港人不應否決假普選方案,而應該袋住先。
For the sake of「解決問題」,香港人應……

若事情都如此「解決」,問題是否真的解決了??
盲點在於,所謂「解決問題」若只是redefine問題﹑或把問題轉化,那不一定是真的解決到問題,「解決」後的情況可能比「解決」前更壞。
如此的話,「解決問題」的心態就會成為一個不理性的思考盲點。

停一停,諗一諗,別被「解決問題」牽著你的鼻子走。
否則共產黨對付香港人的方法就簡單得多了,只要中共擺姿態不理會香港人,香港人for the sake of「解決問題」就會著急起來,自動去把問題「解決」——以自我解決的方式去解決。

想改變舊有的生活

想改變舊有的生活。

1) 想跑跑步
早前買了一個掛在手臂放鎖匙電話的包,想得閒去海濱跑下步。
之前跑了兩次,感覺比我想像中好,跑步原來幾舒服。
迎面風景往後退。心望著天。海闊天空只有我。能給自己一些思考空間。
跑步的話一個人跑就剛剛好,節奏路程隨自己心意而定。
不過第二次跑腳就傷了,暫時要抖抖。

2) 財政節流
自己一向是以應洗則洗﹑厚待自己﹑小小地享受生活的態度去用錢。
但將來若有人生計劃總要用錢,短期兩年內讀書亦要很多錢,所以要節省一點去儲蓄。
最近計算過,我平時翻工食lunch $50,一年工作天我當250日,一年下來就用了$12500。
平時翻工食早餐$32,一年下來就用了$8000。
這筆錢如果能節省一點,一年就多萬幾蚊。
之前供的基金今年供完mandatory的period,之後停供的話,每月也能多些少流動資金。

關於彈琴

一起身家中無人,琴前單車被哥哥踩走,彈左幾下琴。
少時學琴,技藝不精,所以對我來說彈琴如爬山,其實不是暢快樂事。
唯憑彈昔日最熟練的歌,以其「不順暢」的程度,就能見歲月的流逝。
我彈了幾首歌一次就算,我本身就不大喜歡彈琴。其實都是玩玩,想測試下自己彈到有幾差。

彈琴這回事,練習的是肌肉的記憶性。
當你熟練了,你其實能邊看電視邊由得雙手憑肌肉記憶自動彈出來。
另外,就算不再彈奏,多年之後再彈,有時肌肉記憶也能很神奇地還懂得運作,但當然亦會隨時間會越來越生硬﹑不協調﹑準確度有誤差,甚至已完全忘記。

現在回想小時候,我不知道我當時的概念是否有問題。
我是把五線譜上的位置,用記憶map去琴上的琴鍵。(e.g:高音譜底下一線是middle C那個鍵)
我彈琴的概念是run到某個位置時,把琴音interpret做琴鍵位置按下去。
如果只是彈C大調沒有#/b就沒有問題,直接map琴鍵。
但當彈B major(5個#)﹑Db major(5個b)之類的譜,我每按一個鍵都要check有冇#/b,就interpret得很困難。
並且,當某一下左右手都要同時按3﹑4個鍵的時候,我就會更加interpret到hang機。
而那時候我解決的方法是逐個位置慢慢interpret,然後夾硬不斷repear同一格,用肌肉記憶去記下去。

練琴就是不斷repear不斷repeat,其實是很沉悶的,所以我不喜歡練琴,所以我技藝就不精。

fortel日誌

* 特此通告,紫微斗數起盤網fortel網址已改為 http://www.myfortel.com/


fortel是上年年尾寫的紫微斗數起盤網頁。
初期1.0, 2.0, 3.0版本,都是從真正核心用家(學了幾年斗數的朋友)的角度做些基本功能的release。(1.0:起盤﹑2.0:流曜﹑3.0:全日命盤預覽)
4.0版本執個framework同UI。

4.0以後的大方向是想做些for普通用家的功能,加入多些解說。
所以早幾個月開始跟朋友的老師學紫微斗數,去了解更多domain knowledge,用來做之後的feature。

這晚剛做好了5.0版本,加入了格局檢查解說的framework。(但只加了幾個試驗性的格局檢查。)
短期內不會加新feature,因為暫時要花些時間把notes﹑書中的格局logic寫到application裡。

將來6.0想做個portal site,可以讓用家儲存及檢示命盤。
其實現在我已做了個beta CMS site(又係玩Drupal),但未想到用家之間如何能簡單地share命盤(但又不是public),所以暫時hold一hold。

將來7.0想做到更personal的功能,加入命盤與日常生活的interaction,但實際如何到時才去plan。


雖然fortel現時只是一個網頁而已,但我想做的不只是一個網頁,我也不會只以一個網頁角度去看待。
我想做的是一個application,一套solution,一個好的user experience。

錢方面無乜考慮過。
買幾個domain,租台server,其實不太貴,成本不太高可以當買玩具玩。


p.s:
project homepage:http://blog.airic-yu.com/my-code/fortel

less evil

我看歷史是冷酷的。
希特拉亂世,世人何嘗以一種正義手法解決?盟軍血戰德軍,殺人無數,當中死傷的亦包括婦孺/降軍,這何嘗是一種正義手法?以不正義手法不可能達致正義吧??
結果是,希特拉被解決了。人類暫時享一時安樂。過後人們或許會反戰,或許會聲討雙方戰爭暴行。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趕走暴力後,然後人們高唱愛與和平rock and roll。
若事後再回想,人類以愛與和平如何能解決希特拉?但此時人類重大危機已解決,這反思對人類已毫無意義。

就原則性問題而言,其實我不計較一切手段。欲成大義者不能以一般人常人之仁去計算。

但to be fair,不是所有武力也能冠以此觀念。事實上,要less evil,必須less evil地真的解決到問題,less evil才能成立。而戰爭,武力,從來在任何情況下也是錯的,有罪的。

以此道合理化行為很易變成濫用。好些時候人們未必有實現大義的視野,而只是為自身行為找藉口。這是處境性問題。

什麼是對錯,我心裡明白,普世價值我亦認同,這亦是我的追求價值。
我心裡盤算的是,抗爭如何找路走。

對於處境性問題,現在的抗爭者面臨的道德問題是值得反思,戰略無益而道德有錯的亦應認錯。

大體而言,現在的反水貨客行動戰略方向我認同該這樣走。

郭嘉&關羽

郭嘉不能說服關羽。關羽亦不能說服郭嘉。兩種價值觀都是指向大義,而方法卻完全相反。
對的站著,錯的倒下。
若關羽號召不到天下歸心以達大義,他只是悲劇英雄。
若郭嘉屠一城而不能救十城,他做的一切都只是罪孽。
也許最後兩者皆在長江中被煙沒,得天下者司馬家。

「合義路」&「現實派」

在香港,有些人的原則是以一條完全合義的路,為香港帶來義。
他們做的事是99%地乎合極高的普世價值。
他們會以理說服人,他們不會講粗口,他們不會動手,願以和平與愛去感動社會。
但現實是如何,我們都很清楚,香港情況亦不會因此而改變。
廿幾年來是如此,走下去的話,過多廿年也是會如此。
沒錯,他們如同聖人,他們做的合義。
他們唯一犯了的罪,是太在意自身的路合不合義,而變相漠視了世間受苦的人。

基於這種現實反思,所以後來開始有一些人以現實反思心態去批評那種「合義路」的心態。
他們提出的是現實反省,貼近現實,功利主義。
這兩種心態本質上是很難相容的,因為後者的本質是對前者的虛無的批判。
只有當前者能擺脫虛無,或是在現實策略上「合義路」是最有效option,兩者才能偶爾相容。

稍稍行幾步。
「現實派」還是無法改變香港大局。
「現實派」既是以現實反省出發,卻未能帶來果效,所以「現實派」是失敗的。
此時,就會出現「合義路」的反撲,充斥著「你話我鳩做,你咪又係鳩做」之類的說話。
他們這說話如果是一種批判,這批判是對的,「現實派」是需要就此反省。
但他們這說話的語義,有時卻是在合理化他們自身的虛無主義。
“反正講現實反省的人最後也是鳩做,那就證明「現實派」的批判根本是毫無意義,而「合義路」是對的。”
「合義路」最渴望的並不是贏,而是自身的合義原則,那管是有孺子將跌進井裡。這是其意識形態的本質。
「現實派」最為人所不齒的是其「現實判斷」的霸道,而且有時他們會濫用了這種霸道。誰在阻擋他們的路的他們就遇神殺神遇佛殺佛。這是其意識形態的本質。

至此,香港社會大局不會被改變。
從來大家也是覺得香港是不會贏的,對吧。

我唯一希望的是,「現實派」能深刻反省。
他們唯一能為他們自己平反的機會,是當他們能成功之時。
我終究是支持「現實派」,是因為我知道既有的路無論行多十年廿年,香港也不會改變。
我們只能選擇求變。

(P.S: 「合義路」與「現實派」,並不是左與右,不要限制對左右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