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易相信人

昨天跟朋友A講起朋友B,A說B不易相信人,A認為這是好事。

其實我是有點矛盾的,我並不相信人,但我又太易相信人。
最後,還是會因為種種原因,我還是會太易相信人。
有時,相信的原因就是因為我選擇了相信。

有些認識了十多近廿年的老友,有時也不真的完全了解我。
他們以為對我來說,過去就是過去。
是的,過去就是過去,只是換成了淡淡的憂傷,不過過去就是過去。
我只是背負著他們看不見的包袱走到今天成為今天的我。

簡單﹑真誠,這是我仍想抱用的態度去面對這個我早已明白充滿著不安的世界。
這是我對世界的覺悟,世界亦會讓我覺悟。
28歲,不年輕了,人生有很多事我心裡都明白,我的心思都知道。

也許愛情會受傷。
人會怕受傷,人會怕行出那一步可能受傷的一步。
我選擇行出那一步,我選擇毫無保留地拋身去愛。
真正愛一個人,比起受傷,我更怕愛得太遲,怕錯失眼前人,只怕不再遇上。
對我來說,珍惜眼前人,沒有東西比起心裡的那個人更重要。

 

我習慣了把事物與情感連結成symbolic link。
把情感用事物作key儲存在心裡的hashmap。
晴天,雨天,白天,晚上,夢裡,心裡,無數的小事物,無數的小片段……也指向於同一份情感,同一個唯一的人。

這些機制都是本能的自動機制,我就看著自己作為自己地運行。
我理性的部份,只有read permission,只能說出這些描述。

我是個感性的人,我的理性只能去看事物,或是借來掩飾內心的感覺。

同事講起結婚d野
我都想自己有果一日
人生是否會有幸福?
世事永無絕對答案或必然,沒有人知後果,我只會知道自己心裡的答案

其實人把世界看得太複雜,把問題往往看得太複雜,環環相扣,就不會知道答案。其實所有問題回歸到根源都只是兩個問題:
有幾愛?信不信?

睡在床上,望著窗,只見白茫茫的天,厚厚的雲,不見天上的星星。

閉著眼,我內心的夜空裡閃亮著妳那雙猶如塗上了唇彩的眼睛。

我是漆黑的,也是慢熱的,不過一但閃耀著光彩將無法停止為妳每夜寫出內心的詩句。

我什麼都沒有,我只有一份真誠而明瞭妳心的深情,只為妳而共鳴。
無論結果最終如何,無論重來多少次,我也依然肯定,無悔當初種種,無悔每一件事情﹑每一句說話。

一盒糖的時間

時間不是絕對。
愛因斯坦證明了時間是相對;從前的人說快樂不知時日過,又說渡日如年,都證明了時間的相對。

有人用年月去量度,有人用日夜去數算,有人用分分秒秒去計算。
很多人以為用時鐘去量度最準確,其實不然。
吸煙的人,用一支煙的時間掛念誰。
飲酒的人,用一杯酒時間紀念即將的離別。
聽歌的人,用一首歌的時間去回味那首歌所屬於的某些感覺。
人可以用任何東西去量度時間,只要那人把一份感情注入在一件事物之中就可以。
哪怕只是一張紙,一支筆,一套戲,一些歌,一排朱古力,一盒糖,一段對話,一些思想,一些感覺,一些畫面,一分鐘,一念…

我眼前就有一盒糖。
我忘記了真正的時間,我只記得我買它的時候我為什麼會買,我只記得一個片段。
一星期?兩星期?一個月?我忘了多久。
有時昨天的事,就像好幾天前的事;幾個月的事,現實的感覺也像過了半年。
我是用感覺去感知時間的,對我來說我是過了一盒糖的時間。
一盒糖的時間,代表的就是一盒糖的情感時間。

時間是人最直覺地感知世界的一種方式。但我開始明白,我們還能用感覺去感知世界。
或者不用怕人事世事會無常逝去,有時只怕錯過了一個人的時間,就再沒有觸動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