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今晚去邊度?

“六四,今晚去邊度?”

我不是政治人物,不需要考慮關於六四要說什麼做什麼去影響社會。
作為我自己,我甚至不需要set一個框架去要自己選擇去維園還是去其他組織攪的活動。

為什麼六四等於選擇晚會?
為什麼六四等於去選擇何種形式的紀念?
我想,我記得六四,我思考六四,這就已是六四對我的個人意義。

當然,六四伸延的,是對香港/中國民主社會的推動責任,其實應抗爭,革命,反共……
我知對錯是非,但我能付的代價有限,只能想我所想,說我所說,作低成本的廉價的事,默默支持義士。

六四.支聯會.本土

對於支聯會與本土,我想兩者的想像藍圖,理論,是不同的。

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論,對打倒中共不置可否,立場曖昧,實則仍是寄望於推動中國民主化,是依附於中共建制的想像,寄望再有趙紫陽而不再鄧小平。

本土說打倒中共,批判支聯會,論述其實很清楚。本土批評支聯會的大中華主義猶如泥牛入海,成為變相的虛無主義。
劃地守城苦撐待變,本土主義從不應否定中國民主化,而只是從香港存亡權勢角度去看中國民主化。不是否定,而是priority及reaource的問題。

本土主義是有論述,而且是清晰的。

本土主義與支聯會相同的不是想像或理論,而是在回應之上。兩者同樣面對一個尷尬處境,就是無力回應香港的unresolved state。
支聯會像年復年買醉,本土主義猶如提議食煙代替買醉,至少清醒一點,但兩者都是無力真正解決問題。
作為旁觀者,我必須說,本土主義對支聯會/大中華主義的批判是make sense的。

利申:非左翼,非熱狗,光譜傾本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