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斗數者言

斗數算命,其難在於(1)定星盤,與(2)解釋星盤。

我偕友人習斗數近一年,只是略懂皮毛。定星盤往往只能filter到幾個基本盤,而未能肯定地定盤。而解釋星盤方面亦暫時只懂看比較大路明顯的情況。

昨日在書局看書,看有位略具名氣的業餘斗數人士的書,解說很多背後文化與命理,看得津津有味。及後上堂問及老師。師曰:此君習斗數約三十年,唯多研究命理,少實戰睇盤驗證,是以其書亦空談多實用少。

我復再有感,但凡技藝,必經歷練方可有成。但經他日數十餘年浸淫,不斷實戰驗證,望能有老師之功力吧!

我雖仍處於門外程度,卻有著宏大的願景。坊間各門各派之知識傳承,憑書亦憑老師口援指點。唯知識之累積及驗證太不可靠及零散。
我的宏願是能用我的IT技能,洞察,分析,視野,去建立一系列將知識經驗累積系統化,將睇盤算命人性化,all in one的工具。

巴黎恐襲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法國今次真真正正受恐襲嘅原因,並唔係收左幾多個難民,增加左幾多恐襲機會,而係因為有參與聯軍空襲ISIS”

法國收容難民多少,不會影響ISIS攻擊動機多少,而要說影響可能只影響到難民入境保安問題。然而,恐襲非大規模入境進行攻擊,而是靠小數人在境內就可以做成襲擊,很易有漏網之魚。
希望法國能從今次事件檢討自身保安問題,提升檢查入境人士保安程度,亦要檢討通迅情報監察是否足夠(據說襲擊者是用PS4溝通)。

否則退而求其次,治標不治本之策,針對難民資格予以嚴格管制,也能稍稍減低ISIS混入機會,但這不可能保證杜絕恐襲,因為恐怖分子不一定只會是伊斯蘭教徒/中東人,或只透過難民身份滲透。

afterall,法國/歐美各國應該要加力打柒Isis,不能縱容班仆街。

無題

今天聽freshgrad同事講起training,我也想起我剛出來工作時,也是近乎白紙一張,html javascript懂基本,j2ee讀過一個course也大概知道servlet jsp基本,java懂基本。

那時guide我的阿頭來跟我說jQuery。
然後開始從bug fix中從existing sample中邊做邊學,接觸spring,svn,maven,soap……
我沒學過design pattern,學過的都是從看別人的code中吸收回來。

聽同事分享,就像道出一些經歷與日子。

最近一年做的主要是些對公司product相對新的東西,也令我想起從前在舊公司做新product開荒的日子。有些事做得好,有些事做得仍舊不好,整體來說總算有成長過啊。

今天聽freshgrad同事講起training…

今天聽freshgrad同事講起training,我也想起我剛出來工作時,也是近乎白紙一張,html javascript懂基本,j2ee讀過一個course也大概知道servlet jsp基本,java懂基本。

那時guide我的阿頭來跟我說jQuery。
然後開始從bug fix中從existing sample中邊做邊學,接觸spring,svn,maven,soap……
我沒學過design pattern,學過的都是從看別人的code中吸收回來。

聽同事分享,就像道出一些經歷與日子。

最近一年做的主要是些對公司product相對新的東西,也令我想起從前在舊公司做新product開荒的日子。有些事做得好,有些事做得仍舊不好,整體來說總算有成長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