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香港抗爭走向,及青政梁遊事件後的感想

這是我對香港抗爭走向的想法,也是我支持青政的宏觀想法。

目前香港情況是如此:
傳統泛民比較保守,嚴重落後於形勢。
本土圍爐,其實亦與香港一般人脫離。
兩者是兩種不同的離地,一種是落後得太後,一種是走我太「超脫」。

雨傘革命後,我的想法是抗爭必須有中道,而這「中道」不是拘泥於泛民也不拘泥於本土名號。
抗爭走本土方向是正確,只是當下的本土派只是先鋒而必消亡,因為陳雲之流其實並沒有真正的政治領袖風範,不能令抗爭兩極合流。
但陳雲帶起本土思潮的Noise,間接帶動一些本土反思﹑抗爭反思,自有其歷史意義。
對於什麼是「本土」,不必拘泥於當下那些自稱「本土派」的人,因為將來社會會繼續演化下去;正如從前「社民連」等同「激進派」,反之亦然,但當下這兩者已不再是同一回事。
抗爭不一定是只如傳統泛民保守無力,也不一定如本土那種把話說得太盡但無力以行動配合,不一定是兩極化的。

我對所謂「中道」的rough想法大概是:
身土不二,以香港人身份自居,推動令香港人覺醒﹑抗爭,不以和理非非為抗爭絕對底線自限,理論相容於將來伴隨社會形勢轉下的抗爭行動升級。

就理念而言,青年新政與我政治理念是最相近的,而其實除了青政我也找不到其他政團是理念相近(不計本民前)。
但就當下客觀結果而言,受各方KOL影響,社會不太受落青年新政的各種各樣。
問題不在於沒有理念,他們有香港民族的理念。
問題也不如李怡先生所言,沒有明言理念,香港水浸眼眉(在我角度),抗爭﹑本土﹑……很多東西大家心合肚明。
一般香港人認知理解不多我可以理解,但很多社運﹑政治中人都「不理解」,我認為不是真的不理解,只是很多人有太多既有立場﹑或私怨,而故作不理解。
問題可能就是結果,結果就是香港人們大多不理解及認同。Audience不受落,我也得承認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面向將來,我自己想法有幾個:
1) 任憑其他人口誅筆伐,但其實青政仍是青政。
as long as他們繼續推動港人身份認同﹑抗爭等理念,我個人也是會繼續支持他們。
我有獨立思考的,只會跟自己理念,不跟任何KOL或政團(包括青政)。

2) 未來幾年會有更荒謬的事發生,香港人該有心理準備去面對。

3) 青政﹑本土派﹑當下議員都只是香港抗爭歷史潮流裡的過客。
我不會拘泥於當下青政﹑「本土」。
任何政團消亡,其在歷史中的位置若仍有存在意義,也必有後繼者承接下去。
落花豈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我認為青政的位置是有意義的,所以他日青政或後繼組織必會存在下去,基於對抗爭理念﹑長遠方向的想法,我也會支持他們。

論「青政支那論」及「CY強硬路線」

梁振英治下時期,港法制被亂。但難道問題只是梁振英?Anyone but CY?
正常社會下,當他亂來時必有三權分立制衡。
如果憑梁振英可以亂港,那代表制度的權力制衡本身就已經極度脆弱﹑明存實亡。

當下香港人討厭梁振英,希望梁振英不再連任;
但無論他連不連任,真正問題——「權力制衡極度脆弱」——也不會被解決。

有些香港人說,梁振英是強硬派,所以強硬反抗只會客觀地令梁振英更大機會連任。

1) 當你轉回軟反抗,難道客觀效果不是梁振英收服了香港人反抗思潮嗎?
套用吳志森之流的logic,難道又不能說是「客觀而言,增加了梁振英連任機會」?
套用吳志森之流的logic,吳志森又係咪鬼?

2) 雨傘革命﹑港人本土思潮也是在梁振英治下催生,客觀而然不也是「雨革之父」﹑「港獨之父」嗎?
說「客觀而然」又不說這些效果?選擇性「客觀而然」又客觀些什麼?

3) 現在香港人被「梁振英可能會連任」牽著鼻子走。但梁振英會否連任,對香港局勢影響不如想像中大。
如前面所說,根本問題是制度問題而不是Anyone but CY,請認清香港面對的問題。

4) 中國要收服香港,係由中英談判八十年代已經咁諗。
你唔嘈,佢default都係要好似澳門咁立23條。
2003年,香港人反23條成功,中共只係表面唔做野,背底照赤化。
你反唔反共,中共都係要赤化香港,最終全面控制香港。
你嘈唔嘈﹑侮唔侮辱中共,結果都係一樣。

5) 香港還有什麼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