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未來10年會經濟衰退

我估計,香港未來10年會經濟衰退。
雖然以下的這些話我是說在今天,但與林鄭當選無關。
大環境問題,誰人上場這些話都是valid的。

香港在未來10年內,港人也不需要多去想什麼香港人團結攪好經濟,追趕亞洲其他城市。
香港的政治問題根深柢固,是很多問題的核心問題,包括經濟問題。
問題dependency就是如此,所以不可能為了經濟而去求政治上的妥協,治標不治本只抱薪救火;
反之,只能先解決政治問題才能解決很多經濟上的問題。

隨手可舉很多例,uber是創意經濟,政府有否去review法制去促進創意經濟發展?(even反uber但都可以review的)冇。
香港電視牌照,是香港人有心去Contribute社會,政府以一男子因素否決。
無數工程欠缺監察,拖延/出錯/利益輸送/宮商鄉黑勾結,損害公眾利益。
這些事都牽涉經濟/營商環境問題,但都離不開政治。
不解決那些政治問題,怎起步去解決好些經濟問題?

香港在未來10年內,會出現經濟衰退。

姑勿論香港經濟衰退核心原因純粹是經濟問題還是政治問題的延伸問題。
香港人沒有做到經濟轉型﹑欠缺經濟彈性,是最近廿年來的事實。
香港在政府治下,令經濟模式越發趨向「藥房奶粉水貨商場房地產」,這只是把自己逼向掘頭路。
有好些事上,例如商業創意﹑鼓勵創意﹑隨科技發展的社會配套,香港甚至不如某些大陸城市。
自由行的虛火盡,過往幾十年的基礎也漸敗壞,目前也不見得根源問題在改善。
那你告訴我,香港有什麼不經濟衰退的理由?

小圈子選舉之後,抗爭前路

小圈子選舉期間,很多人圍住一堆滿天飛的「疑似消息」就不斷自亂軍心。
塵埃落定夢醒過後,說曾俊華是中共plan B﹑成報乜乜乜﹑大紀元乜乜乜﹑胡官界票,都已成再沒有意義的過眼雲煙。

樂觀少少地看,其實就算泛民主派一致去針對林鄭攻擊,結果都很可能仍是林鄭會601+。
因為最決定性的,從來都是那大多數中共爪牙選委。
結果不會改變,問題只是6XX票與777票的差別。

今天是另一個開始,去面對仆街林鄭的時代。

樂觀少少地看,梁振英任內仆街管治,激化香港抗爭環境,促成雨傘革命。
林鄭比梁振英既仆街有過之而無不及,抗爭議題一定會有很多事可以去打去做。

不過亦悲觀少少地看,雨傘革命之後,香港整體抗爭都吹冷風。
林鄭時代,必有很多抗爭議題,問題只是能否把握得到,而我對未來起碼兩年內都不太樂觀。

但亦樂觀少少地看,未來幾年其實有機會浮現經濟危機。
抗爭形勢除了政治團體之間的strategy/營運/計謀上的角力,其實亦很related to經濟環境。
經濟差,就會較多人抗爭。2003年,也是經濟催化加劇才會如此。
2018-2022是極大機會出事的。

當下香港抗爭環境,天時﹑地利﹑人和,真的不利。
但我並不認同某些人/團體所言要撤出社運。
不能沒有人點燈,不能沒有人存在,不能沒有一點Noise。
不需要給香港人太多假希望,但也不能讓人們完全絕望。
街頭戰線需要作出收縮調整,暫時不能硬碰硬。
社運不撤但要退後,分配更多精力於社會戰線。

泛民走去支持曾俊華?

對住本土派, 泛民說是無原則。
然而當泛民說撐薯片, 他們說這是less evil, 政治妥協的藝術。

更甚者, 看看泛民撐薯片者精神面貌, 當下往往變成真心撐薯片而不見less evil或妥協。

政治先行者, 必要有前瞻遠見, 塑造群眾, 帶領群眾進步。這是其能力責任所在。

群眾只但求極權下的明君, 是我所同情地理解的。
但身為政治先行者, 泛民主派, 都是如此? 咁多年黎你地做緊乜?
我地係要追求民主呀, 係要真普選呀!
泛民當下究竟在做什麼??
以後泛民立足點是什麼??
塑造條毛咩, 當年去雨傘革命係做乜鳩?
直到今日, 泛民係今次小圈子選舉入面, 有幾多effort去講過小圈子選舉的問題? 泛民成個agenda只充斥撐薯片!

有好些年輕人率真﹑青澀,對世界抱懷自己的想法與希望。
看著這些事,我覺得這一切都是很美好的。

自己也許尚能保持一點率真,也有著想法與寄望,但已再沒有那份青澀的情懷。

黃翠如青春萬歲那個港台節目我早幾年前已看過。
黃翠如給我的印象都不只是一個普通電視演員,她是從前青春萬歲裡的那個率真﹑青澀的文青,她是長大後的她。

近況: 把八字﹑風水等其他中國術數體系寫成open source library

除了紫微斗數,我最近也有研學八字﹑風水等其他中國術數體系。
我一直有個想法,是希望能把這幾套體系的基本理論(排盤/格局基本分析),都全部寫成open source library。
我希望其他人能借助到這些open source library,去更方便及容易地去寫出一些關於中國術數的工具。
從而能令中國術數理論知識體系,變得更科學(可驗)﹑更有系統﹑實在。

未來,我一方面會去寫些open source library,另一方面我也會嘗試去繼續寫一些如”Fortel紫微斗數命盤網”之類的簡單application。

早前寫”Fortel紫微斗數命盤網”是用Java寫的,但未來為開發速度我打算把之後寫的library都轉用node.js去寫。

fortel-codex.js – 中國術數基本codex (陰陽/五行/天干/地支)

Project info

Project code: fortel-codex
Type: node.js module
Version: 0.01
Last update date: 2017-03-23

 

Description

A Node.js Library for Chinese Astrology Common Codex. (中國術數基本codex)

Background

I am planning to write a bundle of node.js modules which are related to Chinese Astrology/Divination, including 紫微斗數, 八字, 九宮飛星 ……
And I find that most of Chinese Astrology/Divination system actually sharing some common codex.
So I write this common module to represent the common codex, including 陰陽, 五行, 天干, 地支, 時辰, 生肖, 氣節, 農曆 etc

 

Links

Github: https://github.com/airicyu/fortel-codex
NPM: https://www.npmjs.com/package/fortel-codex

 

Dev Log

  • 2017-03-23: v0.0.1
    • Support features:
      • basic codex for 陰陽, 五行, 天干, 地支, 時辰, 生肖
    • Pending to do:
      • include 氣節, 農曆
      • implement some more utility functions (e.g: check生肖by year)
      • Update API document

ahp-agent-telebot – A Telegram bot agent for AHP

ahp-agent-telebot

‘ahp-agent-telebot’ is a Telegram bot agent who can help you to do Analytic Hierarchy Process(AHP) analysis.

You can find the telegram bot by ID @ahp_agent_bot.
You may just hi it and it will ask you some question to go through the analysis process.

 


Screenshots

Screenshot 1: The openning…

 


 

Screenshot 2: During the conversations, the agent would ask you some questions. Sometimes it would also suggest some quick answers for you to choose instead of manual input.

 


 

Screenshot 3: After the conversations, and all analysis context information is input, you may ask the agent to run the result. It would print the result matrix like below.

 


 

Open source Code

Github: https://github.com/airicyu/ahp-agent-telebot

 

Related posts

ahp.js – nodejs module for Analytic Hierarchy Process (AHP)

Brief intro about Analytic Hierarchy Process(AHP)

「上流」有什麼意義??

當人人都想著如何在社會中上流時…

其實有些問題我常常反問自己而未必有答案……

為什麼要「上流」?
「上流」有什麼意義?
這反映出社會的什麼價值觀?
若我堅守本份,敬業樂業,但不刻意追求「上流」,社會對這種態度是如何看待?
一個如此的社會,如此的價值觀潮流,是否很諷刺?
係咪我先係有問題果個?

對我黎講一個健康社會,是應該要有敬業樂業﹑職業無分貴賤的精神。
但香港社會,往往生活逼人太甚,懲罰窮人﹑懲罰基層﹑懲罰上不到位的人。

Engineer/Programmer,是我的職業,但更是我的生命

Engineer/Programmer,是我的職業,但更是我的人生/生命/nature/characteristic, which is beyond職唔職業/工唔工作。

公道的說,對我來說「公司」的框框是neutral的,因為在其中我可以學到用一些perspective去看事﹑了解到不同人的期望/價值觀﹑不同的人的做事方式。
而公道地相對而然,它也有它的很多現實限制。

我自己並不會強求自己在公司裡去archieve到beyond其他人對我的expectation。
最終,最重要的是我要beyond我對自己的expectation。(也不一定與他人對我的expectation有conflict)
我要去achieve的,不刻意需要也不刻意不需要在公司裡實現。

Java及Node.js對dependency module的不同管理方式

自己有玩過Java又玩過Node.js,兩者對於library dependency是頗不同的做法,這篇文是想講講兩者的分別。

Java

Java,多數是用maven or gradle來做library dependency management。
而我作為一個application developer,常常遇到一個問題:
我需要用到的libraries分別用到不同version的Spring或Jackson的不同version。
maven做法是會幫你resolve成同一個version。
但有時version conflict會出問題。

在Java裡面,不同library大多都是直接把class load到同一個class loader來用,所以不能存在multiple version的class。
很多時一些針對某些library來做的動作,都是直接hack/inject logic到那些class。

換句話說,Java的做法就像是有一個global空間,然後不同的library都放在裡面。
這樣把library都放在global空間好處就是,如果我是身為framework developer,這會較方便我去做middleware library,因為我可以直接掌控不同library。
而壞處就是,global空間如果library都各自有dependency,就很難統一manage,所以當library upgrade時就會較多問題/較痛苦。

Node.js

另一方面,Node.js的dependency management是另一種做法。
node.js裡,每個module之下都可以有自己的dependency及version。
如果你用上module A與module B而它們分別depends on module C的不同version,
那麼module A會在其下depends on它需要的module C的某version,
而module B會在其下depends on它需要的module C的另一個version。
兩個module分別用到自己需要的version,而不會conflict。

Node.js的做法,其實都是一個Global空間。
只是它容許不同module的不同version同時存在,而每個module都只會用到自己需要的version。
這樣的design的好處是,較易適應library的upgrade,upgrade的impact只會impact到adopt新version的module/code,而不是所有用某個module的module/code。

而這亦是為什麼node.js的開發能很快的其中一個原因。
因為module順手沾來就能用,較少機會會有module version conflict的問題。

不過Node.js這樣的design的short side是,假如我是framework developer,我就較難去建構middleware library。
我不是說你不能做middleware(express.js的那種),我是指你很難去針對其他library來作出一套全面掌控的framework library。
當然你不是真的不能,就像express.js那樣。
但express是較為多人adopt的web framework,而它本身也沒有很aggressive地去inject logic到其他library之上。

所以寫Node.js的話,如果你是app developer,你固然能把你到手的library都hack掉來for your usage。
但如果你是作為framework developer,你的心態就可能要調整一下,不要用寫java framework的心態及思維去做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