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賭博遊戲

賭博遊戲我大致會分兩種,第一種是「同莊對賭」,第二種是「不是同莊對賭」。 「同莊對賭」的遊戲往往是「局」,長賭必輸,若目的是求財的話則不理性。 「不是同莊對賭」的遊戲的例子是,與其他參與者們之間的零和遊戲。這類遊戲有機會是理性可取的遊戲。 而在「不是同莊對賭」的遊戲中,越多人參與遊戲,則對玩家越為有利。(獨立以此性質判斷,排除其他因素) 只有少數人參與的遊戲,會有機會玩家面對的是少數的精英,所以有機會令輸的機會變大。 多人參與的遊戲,玩家有機會從一般劣勢玩家中得益。 當然,玩家在此同時也有機會輸給精英玩家。 所以關鍵就在於,遊戲是否有給玩家選擇「場地」的空間。 盡量避開「莊」﹑「精英」,而選擇合適的場地,與一般/劣勢玩家玩,就較易得益。 當然,如果我說的只是「遊戲性質令遊戲對玩家存有優勢」,那麼豈不是對所有玩家都存有優勢?那豈不是廢話? 關鍵在於….現實世界中,往往恆常存在一班非理性賭徒,是沒有盡用遊戲衍生的策略優勢。 越是多人能參與﹑門檻越低的遊戲,非理性賭徒的比重越多。 若能選擇「場地」,面對非理性賭徒,就能較有優勢。 所以「遊戲性質令遊戲對玩家存有優勢」,前提是當事人是理性的玩家。 玩家並不一定需要是最top的那堆玩家。 反之,let’s say可能玩家的策略只需是最top的幾十%甚至是50%,然後與最劣勢的一群玩家對賭,就能得益。 (off topic, 這衍生出的一個道理就是,知道自己的定位﹑決定適合自己的「戰場」,比起自身的絕對實力,更為重要) ————————————————————————— 以上是純粹的理性分析。 所謂「賭博遊戲」,我不是只是指最狹義的那種賭博遊戲。 Generally,也是applied to 打機的遊戲,甚至是股票/投資衍生工具,甚至是社會上資源分配。 就拿社會上資源分配問題來說一些例子, 部份中產是利用相對優勢與基層博奕(or壓榨)中得到得益。 又或是,在沒有人能做大個餅的當下香港,有能力的人們(例如已上岸人士),利有僅餘的既有優勢,從劣勢玩家中壓榨利益。 ————————————————————————— […]

fortel-solar-term.js – 24節氣時間換算

依排抽返少少時間攪風水命理野,寫下code。 https://github.com/airicyu/fortel-solar-term 依個nodejs library其實只係做緊d好簡單既時間換算: 1) 由某個時間計返係邊年既邊個節氣月份 2) 估算某年既節氣月份既時間range 由於係純粹用Formula計,所以同現實測量既時間係會有所出入(around 5 min誤差)。 我寫依個library既原因,係因為我學八字想寫program/library去計。而八字係需要用節氣去定月份。 dev roadmap: 1) 寫個八字library (純粹起盤,不含analysis/interpretation) 2) 寫個擇吉日(結婚)library,擺上網free俾人用 3) 八字加少少analysis/interpretation,擺上網,類似我個fortel紫微斗數網咁樣。 4) 依排學緊奇門遁甲,又寫下d起盤library,加少少analysis/interpretation,擺上網….e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