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攪亂香港經濟其實很白痴

老老實實,佔中其實很難effectively阻礙香港交通﹑做成大量實際經濟損失。
有些人怕佔中攪亂香港其實很白痴。

我且先假設佔中真的能令到整個港島中環金鐘附近翻工的人都不能翻工,交通擠塞。
但試想想,香港每年也有一兩天黑色暴雨﹑八號風球,全香港大部份人都不用翻工;佔中的效果,亦莫強於此。
但我又唔見得香港黑色暴雨﹑八號風球會令香港陷港鏟﹑經濟仆直。

btw,對於果d會因黑色暴雨﹑八號風球唔駛翻工而歡呼既人,如果佢地鬧佔中阻住晒,我真係au晒頭。
黑色暴雨﹑八號風球令全香港大部份人翻唔到工,你唔鬧天文台?你唔鬧個颱風?你鬧佔中?雙重標準傻的嗎?

根本上對很多人來說,最「暴力」的一件事其實只是單單的有著反抗思想而已。
無論有著反抗思想的人做什麼,即使只是和平靜坐不反抗留守etc,在那些愚民眼中也是「暴力」。
愚民真正怕的不是那些實際的事,而是竟然有人敢發聲,很暴力吧。

「關注”無家者及拾荒者”人士的佔中商討活動」後記

今天去聽talk,是一個有關關注”無家者及拾荒者”人士的佔中商討活動。

先講去的原因。
其實我未參與過「平等分享行動」(但有興趣想參與體會),所以不太了解無家者及拾荒者。
而我的想法裡,無家者及拾荒者應該是很難參與佔中的。
加上自己也想了解佔中多一點。
所以想去聽聽一些其他人的見解,看看有什麼得著。

關於佔中的內容,大概之前網上也見過,但也加強了自己的認知。
關於提名方法(現在最主要爭議),我也大概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及方向。
我著眼點是民意援權的概念。
公民提名不是我的絕對底線,因為提名委員會透過一定操作是可以有一定程度的民意援權成份,而又符合基本法。
…(下刪N字,有機會再講)

關於無家者及拾荒者,我很慶幸在小組討論環節裡是有一些攪平等分享行動的人(很多接觸無家者及拾荒者的一群人)。
我是一個鍵盤戰士,其實有很多事也是網上看,只是一知半解的。
這個社會另一端發生的事,有些東西是要真的親身接觸,才能真正明白現實是發生什麼事。
襯現在天氣比較涼快,我也想多去看看出面發生的事,不想做個太離地的鍵盤戰士。

關於無家者及拾荒者與佔中的討論上,如我所想,其實大家也認為是很困難的。
因為佔中當中的政治內容很複雜很難消化,尤其是如果對象是無家者/拾荒者。
而且他們其實很多也是覺得自己被社會所遺棄,不配擁有什麼什麼,更不配有什麼權利。
另外,由於無家者及拾荒者的身份,若不小心處理可能會令他們被標籤化。

有人提出一點是我覺得對我很inspiring的。
就算不鼓勵他們參與,但也應該告訴無家者現在社會發生的事。
先不從推動佔中的角度去看,而從關注無家者的角度出發,其實無家者及拾荒者也是社會一份子。
他們最需要的是社會的尊重,而告訴他們社會發生的事,正正是體現一份對他們的尊重及認同。

-------------------

題外話…
現今香港總是中環價值掛帥,但這是錯的方向。
一個社會,經濟在數字上增長,但現實社會卻是老無所依,市民仔都不敢生,貧富懸殊越見嚴重,這是很荒謬的。
社會不是靠數字建立的,人與人的關係﹑人情味,才是社會的根本。

周街名店好嗎?賺了錢的是誰?社會為此犧牲了幾多集體回憶?發展就是硬道理?
即使發展,沒有好一點的做法嗎?
賠償﹑收樓﹑收地也出陰招/言而無信,這些陰質手段是正常的嗎?
即使發展,如果發展出來的是垃圾,也要認同嗎?
中環價值取代不了一個普通遊樂場讓小朋友快樂地渡過童年。
中環價值也取代不了中秋節時,一班年輕人,或一個個家庭聚在公園團圓過節。(這是《天水圍的日與夜》在我腦海裡的情景)

即使發展時把原有的人情味的部份抹去,我認為也應該在處理手法以及在發展項目當中從大眾角度注入人情味的成份。
社會沒有錢會破產;但社會沒有人情味,市民的心靈也會破產;精神面貌會變得灰暗,人會失喪靈魂,痴線佬會越來越多。

This city is dying. FUCK YOU HK GOVERNMENT & 共產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