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關於選舉﹑抗爭的睇法

目前關於選舉﹑抗爭,我想講少少自己睇法。 1) 當前宵禁又好多街頭抗爭﹑黑警街頭暴行,一切已是眼前日常之事。若將抗爭訴諸於選舉是太過遙遠而難解當下燃眉之急。 2) 立法會﹑區議會,議會抗爭依然是ineffective的。其一,政府會DQ。其二,議會能隨意趕議員走。其三大絕,就算議會將來換屆後過半,政府亦可以不尊從議會制度的任何rules,就像黑警現時在做的事一樣。 關於第三這點,問題不在於政府做法是否合理,而是在於當政府做得出,市民會否反抗?能否有效反制?就像DQ,其實本身並無合法合理基礎,政府做得出,市民無力反抗反制,則成為政府黑手段常態。 3) 基於(2),我可斷言立法會﹑區議會制度仍只是橡皮圖章,ineffective。相比起來,街頭抗爭的聲勢﹑能量﹑施壓力量(俾到message外國=>向港共施壓),對整體抗爭形勢更來得直接及有力。(因為議會制度爛左廢左) 4) 基於(1),(2),(3), 目前來說香港抗爭應取近捨遠﹑取本捨末,以街頭抗爭為重心。不是說不要去參與立法會﹑區議會選舉,但我認為有focus重心及priority。 5) 雖取近,但長遠應該怎樣做?像鄭立有篇文所講(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6%89%80%E8%AC%82%E5%85%89%E5%BE%A9%E9%A6%99%E6%B8%AF-%E9%A6%96%E5%85%88%E4%BD%A0%E8%A6%81%E7%9C%8B%E9%A6%99%E6%B8%AF%E6%98%AF%E6%80%8E%E6%B7%AA%E9%99%B7%E7%9A%84/?fbclid=IwAR144N1It2Sh5oagkNwAulN-r7PuKD3_aLyV5tiL8BqGZPo_i8V_Mqv4GQY )目前掌握香港命脈的主要公司,例如黨鐵﹑五豐行﹑因航,都是受中共﹑港共滲透控制。「若不能奪得,則取而代之,讓他沒落消失也可以。而成功就是香港的東西的滲透度被最低化,全部重新為香港的利益服務。」另外,繼續建立長遠養活抗爭群眾的價值圈。長遠不需助養義士生計,而是靠價值圈義士有門路繼續自力更生。(法律支援繼續要,但法律以外既支援都要build up常態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