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去一個婚宴,我也會想想婚姻觀

每次去一個婚宴,我也會想想婚姻觀。

以往去的婚宴,都是很一式一樣的那種婚宴:十幾廿圍,一大班兄弟姊妹,播一輪片,玩一大輪遊戲……
今晚去的這個婚宴比較簡單,但我覺得也沒所謂,只是形式化的東西而已。
我覺得婚姻中最重要的是找到生命中一個節奏同步﹑價值觀相容的人,那個「另一半」。

以前我很憧憬婚姻這種「邪教」,而現在我也仍很憧憬。
能找到同步相容的另一半,能與另一半一起共渡下半世,是件很浪漫的事。

我對自己喜歡的事,從不會永遠的對住。我是一個很periodic的人,我要常常休息,我要間中focus到其他事上,periodic到某個位才resume focus的。
我越大越覺得,自己要面對自己已經有時覺得好難頂,更何況是要另一個人面對這個我一世,反之亦然。
生活有很多的challenge。
自己是一個人,可以隨意選擇站在什麼處景﹑怎樣面對處景,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但兩個人,不易。
開始婚姻時,兩個人可能很相愛;但兩個人行到一段時間後,能維持著的不單單是愛,不單單是忍耐,還是選擇。(before midnight…)
理論上,婚姻與自由並非必然的矛盾,但現實中卻是必然。

我心裡還是很憧憬婚姻這種「邪教」。
我未必是那種人,卻嚮往那種事。
人總是有點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