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城我見——宣誓風波引爆憲政危機

人大釋法,我也見怪不怪,選前我已早有兩個心理準備:
1) 立法會選後宣誓位可能會DQ港獨候選人。
2) 現時港獨根本沒有犯法,受言論自由保障。所以未來幾年,中共必會安做罪名,最直接是立23條,若有任何情況出現則人大釋法屈機。
梁遊宣誓風波雖未是我始料,但亦是在預想的格局之中。

其實別人說什麼「鬼」﹑「侮辱中國人」之類的說法太低層次,我reply都費事。
但有幾點比較重要的就再說一說吧。

 

對於香港的情況

香港社會制度的底蘊其實沒有變壞了(也沒有變好),而是一早已變壞了。
這次人大夾硬釋法,只是引爆問題,把一國兩制之死的荒謬赤裸裸地呈現。
人們不見到真相,還以為香港在民主之中,在一國兩制保護之中,但那其實是鳥籠式假民主/自由。
宣誓風波所帶來的不是任何本質改變,而是如實呈現。

 
泛民主派代議士的身份

對於立法會議員,表面上職責是議事。
但在香港情況,泛民主派代議事更重要要做的,是為香港人的前途問題而打拼﹑抗爭﹑開路。
很多人當初說,梁遊兩人能人很廢,論述什麼什麼……其實到現今還很多人如此說。
但現在從另一個角度去看,泛民主派中人,今時今日在議會,又能為香港前途做什麼作為?
勿論能力什麼,梁遊事件從客觀結果論,已做到很多其他泛民主派代議士從來沒能做到/沒想過去做的事 —— 引爆了憲政危機。

 
關於引爆憲政危機

引爆了憲政危機是一件好事或壞事?兩睇。

從正面角度看,把一國兩制之死的荒謬赤裸裸地呈現,會令更多人看到社會的問題。
很多人還盲目無知地相信中共﹑一國兩制﹑香港有民主自由……我自己也希望多點香港人可以從危機中醒覺過來明白這一點。

從反面角度看,引爆了憲政危機可能令一些香港人更絕望。
另外亦可能因中共的打壓而扼殺部份萌芽中的香港泛民主派力量。
誠如六國論中,燕國派刺客自招滅亡之反思。

但我自己個人判斷認為,香港當下並不是六國合縱對秦國之勢,而是已是末日危城之勢,當下為勢所逼已沒有退路而不得不反抗了。
不去引爆危機,跟政權規矩走很穩定地倒退,如六國論所言:「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後得一夕安寢。起視四境,而秦兵又至矣。然則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無厭,奉之彌繁,侵之愈急,故不戰而強弱勝負已判矣。」。套用在香港情況就是說:中共並不會因為你妥協而不去赤化。
記著一點:澳門sandwich定律——「澳門沒有反抗,也立了廿三條,成為籠中鳥。所以即使香港人不反抗,中共赤化的最終結果下香港也不可能會比澳門的民主自由情況好幾多。」

後話,留給大家的一點反思——六四事件

如果你關心當年六四事件,都可以反思一下。
六四事件當年,學運領袖著吾爾開希穿着睡衣見中共領導人李鵬,是不是「玩玩下」?
六四事件,是否觸發了中共政權管治危機?
六四事件的客觀後續影響就是中共強硬路線確立,中共/中國改革派力量元氣大傷不敢再提,走上極權不歸之路。

我提六四事件並非要將兩件事件直接比喻,因為兩件事件確實程度﹑性質﹑context有很大分別。
但我希望你也會反思一下一個抽象問題:
如果我們怕中共打壓,根本就不應該發生六四,也不應該再肯定六四。
事後多年人們還堅持六四學運精神,支持抗爭無罪,中共打壓才是最大錯誤。
我們若認同當年學生做的,那當下我們該如何面對中共打壓底下的抗爭?怕打壓而不去反抗?
若有人因抗爭而被打壓,我們該如何面對這些事?

這些問題就留給你我大家各自細想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