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年輕人置業問題

近日又見到好些講香港後生仔買樓問題的言論。
我從中觀察到的是:
1) 香港社會有種潛意識,把房屋視為奢侈品。我所謂奢侈品,是指認為房屋並非生活必需品,而是生活以上有餘力才要的東西。
2) 認同「後生仔俾心機努力儲錢買樓」論者,多為一些較能上流,對買樓有希望的人。

我不認同房屋是奢侈品。我認為房屋是一種生活必需品,該人人有屋住。
我這麼一說,正常人心裡都會爆出一堆「難道香港要共產主義」﹑「民粹」的說話。
但我們看看新加玻,新加玻大力興建房屋,讓當地人有屋住,新加玻的經濟不是很好嗎?他們又是否「共產主義」?
把房屋視為生活必需品,並不必然是洪水猛獸,問題只在於我們如何以政策配合核心社會價值。

現在的香港,「房屋問題」已成為青年一代的共同問題。那不是飲不飲紅酒那樣無關痛癢的問題,而是很實在地影響著香港人結婚﹑生育,影響著個人生命,影響著社會人口發展的問題。
如果我們希望香港能持續發展,就應該想辦法留住香港人,讓香港人安心延續下一代。
否則,我們只有透過移民來補充人口。然而,現在中港之間的那種是殖民而非移民,不是叫移民來適應香港,而是叫香港適應隨殖民而夾雜帶來的「中國式價值」。
對好些人來說,他們會覺得這沒問題,那對此我亦無話可說。

亦聽說過有種言論,是告訴年輕人該投資,好讓自己能上流置業。
我只能從個人層面認同「上流置業」論,然而那斷不能在社會層面上解決住屋問題。
我談的不是那些做ibank的﹑做政府工的人他們自身能否置業生育的個人問題,我談的是一整代人的問題。
社會中不可能人人成功上流。
單單是年輕人,好普遍的都是畢業後欠政府十多萬學費,做一份萬幾蚊人工的人。當中沒父蔭者,有幾多機會能上流?未能上流者,我們的社會應如何看待?
「上流置業」論,往往流於成為能上流者的個人夢想,而對於未能上流者,在這論調下我們只能視而不見,或是視他們為失敗者。

這整體環境問題,不是部份人的上流能解決。反而部份人的上流卻會成為普遍基層未能置業的合理理由。
解決問題的重心該是,我們香港人的社會核心價值是什麼,我們的社會視怎麼樣的生活為一個最低合理水平,而保障人人能至少過那最低水平以上的生活。

常常感到很可悲的是,我們沒有一種信念告訴我們,社會維持市民有某個合理生活水平是一件合理的事。
我們也沒有一種信念告訴我們,社會中如何運作才是公義。
或者其實社會也有人有這些信念,只是在社會中只之視為「不同價值,各自9up,完」,而非成為大眾理所當然的合理期望。
這樣的香港怎可能出現真正長治久安的安居樂業?

[理想主義]解決香港房屋問題

理想化地去想如何解決香港房屋問題的大方針:
1) 政府減少賣地﹑增加囤地成本。
2) 政府大力推行公營房屋政策。
任何住滿七年本地永久居民,能以核心家庭為單位,不設資產入息審查,以合理價格租住房屋。

其效果會是:
房屋供求問題解決,但樓價會下滑,現時有樓在手的人會反對,財團會反對。
樓市既下滑,香港既有經濟模式將崩潰。

我對於這後果的想法:
香港現有的既有經濟模式,根本是以不正常的環境去營造。
我們寧願把矛盾放在市民身上,讓市民沒有房屋,讓市民沒尊嚴地工作掙錢,讓市民蠶食上一代的資源去延續生活,從而把不合理的房屋價格視為正常。
我們把房屋視為奢侈品,而不是生活必需品。
我們把市場上成交﹑經濟上數字上的GDP,視為合理﹑平衡,而非以人的生活為本去審視何謂正常。
然後,我們妄想在這種不正常的框架下去尋求正常。
我們若設了框框認為,為了香港經濟樓市要穩定﹑不能大跌,那麼我們的社會就永遠會像現在,把問題放在市民的身上,房屋問題將永遠無法被解決。

這種大改革,我相信近乎不可能在香港現在這種超穩定社會結構中出現。
所以只能寄望將來賭一鋪,他日中共倒台,香港崩壞,刦後重建,或有些許可能重生。

香港政府應增加房屋供應

今日下午在想香港的土地房屋問題
其實我贊成應該從供應著手,但不是土地供應,而是土地+房屋供應

政府現在主要角色是供應土地給地產商發展房屋
但現時往往興建的很多都是豪華會所住宅(但實用面積不多)
交給地產商發展,好處是理論上市場能有效調節供求價格
但現在的情況卻是地產商主導了發展環境(例如: 囤積土地﹑壟斷供應)
所以反過來能操縱市場的環境
市場始終是如理論般有效調節供求價格,但平衡點是否合理﹑是否合乎社會的合理期望,能否解決房屋需求,現在看來就肯定不是

政府的困難是因為放任地產商去implement
就算加入土地發展條件限制﹑控制供應﹑建設配套,這些做法卻是圍繞地產商去做
為什麼不倒過來,政府自己拿土地去做發展商?
所謂政府自己去做發展商,其實不是新鮮事,例如以往興建公屋﹑居屋等已經是,只不過問題是現在政府興建及供應房屋數量非常有限
更勿論房屋供應所能滿足的也偏向只是低及中低收入階層,幅蓋層面很有限
就算多發展幾個東北新市鎮,按現時的發展模式根本不可能解決房屋問題

如果政府自己做房屋供應,就不能像現在這樣小數量﹑小規模,而應該興建大量及對應低﹑低下﹑中﹑中上階層(但不是豪宅類)的房屋
在能滿足社會對應的需求的前提下,增加土地房屋供應才能有效解決問題
解決到供應後,有選擇的話很多人不用被逼買偽豪宅,價格自然回落吧

其實這些想法都是老生常談的事,社會上很多人也說過很多很多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