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新政之死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的post (“別矣,青年新政”)

https://www.facebook.com/henryporterbabel/photos/a.282059205223293.60706.250391165056764/1145279035567968/?type=3


我睇法同佢差唔多。

青年新政做到撕破中共假民主,已經是超額完成。
港獨/港人爭取民主,不是一班書生9up或背後冷箭的人就能完成。
青年新政此行作用就如先鋒,先鋒是以死來換取一些處境突破,有所覺悟,亦無悔。
先鋒重點不在於能力﹑書生理論,而是一往無悔﹑expendible的覺悟。

從香港的抗爭走向﹑社會的未來的角度,我一直認為青年新政是戰略上該有的定位組織,是死不足惜的。
港獨/自決是否已死言之尚早,仍視乎香港人造化。
青年新政左右受箭,但也會有後繼者出現,香港人仍是否會繼續左右開火?不怕,還有後繼者。
後繼者是什麼?就是一班決心抗爭,擺脫傳統泛民老油條的人。他們是身土不二的本土主義者,但不是熱普城那種只懂冷嘲熱諷﹑事後孔明﹑私怨大過天的所謂「本土」。

個人而言,我不是那麼冷酷的人。
我懂看人,青年新政的人,我明白他們是有心人,真心為香港而走出來,也付上了代價。
所以我同情亦理解他們,過往如此,當下今後如此。
我永遠站在抗爭者的一方。

「神鬼如何兩不分」,這句說話是我送給那些說「神鬼如何兩不分」的人的。
青年新政不是英雄不是神,只是歷史上的expendible。
鬼不鬼有時只是一些人內心不寧,杯弓蛇影,草木皆兵。

我的港人自決理念

我個人立場是認為應破除香港與中國的主權關係,破除大中華主義。
對中港關係,只需視為權力﹑外交關係。

但以上立場不一定只指向「獨立」。
無論獨立﹑歸英﹑聯邦,也是我樂見其成的出路,一切只視乎邊條路易行。
要留意一下,「港獨」與「本土」並不是同等的。
歸英﹑聯邦這些option,即使並非港獨,但卻是不同形式的本土agenda。

在目前,無論是獨立﹑歸英﹑聯邦,首要要做的都是提升港人自主自決意識。
所以短期內,未必應focus精力於統獨之分(在這點上我不認同民族黨),而是向香港人教育﹑宣傳﹑解釋「港人意識」﹑「自決意志」。

將來最終,我固然希望港人會自決走向與我立場相近的願景,例如上述的獨立﹑歸英﹑聯邦。
但如果最終人們豬到極,我尊重搭沉船,仍會繼續身土不二去推動我相信的理念。

公不公投,其實也只是最終得到大部份民意之後,最後叫糊的行動。
公投有什麼option倒是其次,公投之前你做到民意﹑做到時勢﹑做到timing,這才是重點。

最終香港會行到的會是獨立﹑歸英﹑聯邦還是其他?
我不知道,我只能憑理念﹑common sense﹑初心,見步行步。

關於港獨

關於港獨,

我不會無謂地在道德上自我設限,什麼「中國人血濃於水」很on9。

至於可不可行的問題。其實新加坡也比香港還小,也能獨立。
可不可行問題來來去去也是在說中國會以經濟及軍事壓制香港。
不過那是假設了中國能永遠地如日方中,經濟永遠極速增長,中國永遠能強勢河蟹。
但如果中共倒台,那香港加入聯邦甚至獨立,可行性就大很多了吧。

佔中三子在一年前鳩up公民抗命,表面上好像鳩做。但其實這一年時間帶來了思想的蘊釀,才能讓雨傘乜乜爆出來。
各種類港獨要實行,當下是不可能;然而現在做的是思想蘊釀的預備。

對於港獨,其抗爭思想精神是我所肯定的。要數我唯一顧慮,僅是六國論中的「至丹以荊卿為計,始速禍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