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口層面的探討

在此局部地作粗口層面的探討。 (但不代表我只focus在粗口層面的探討) 想提出幾點值得反省既地方: 1) 侮辱性言語 如果粗口的問題,是出於侮辱人。 那麼,套用同一原則,話人衣冠禽獸,也是有問題。 話人係毒蛇,話人要落地獄,一樣也是有問題。(註: 耶穌有講過類似說話) 話拜黃大仙既人係拜撒旦,一樣是有問題。 話希特拉係希魔,一樣係侮辱人。 even我地食油炸鬼,其實油炸鬼既由來,都係出於侮辱秦檜,一樣係侮辱人。 2) 粗鄙言詞 如果粗口的問題,是出於文雅。 咁如果我話,與某人令壽堂發生性關係,咁係咪冇問題? ----------------------- 而對於我自己提出呢兩點,我自己的個人想法: 我認為第(2)點是不重要的。 粗口的最大影響,是在侮辱性上面,文雅粗俗與否其實不太重要。 就(1)而言,侮辱性言語,是有其傷害性的。 侮辱性言語,正如攻擊性武器。 如果你平白用武器傷人,你是有錯的。 但也有exception的,如果你生命受威脅,你自衛傷人/講粗口,這在道德上未必稱得上很對,但也不見得很錯,當中是有灰色空間的。 又例如,有殺貓狂徒,你講句「屌佢老母」,我覺得是make sense的。 又例如,警察有警棍,有警槍,有胡椒噴霧,也是攻擊性武器,為什麼當警察使用武力,又是合理? 是因為法律賦予他們執法權的權力,是社會大眾明白為了社會利益而容許他們這樣做。 但套用不少人的講法,是否因為正義/維持治安,就可以令到武力/粗口變得合理? 我會答,係。合理唔係correct,係ma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