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ler遊戲, and my life

其實我很清楚自己是怎樣的人,我這種人不擅於玩killer,因為我不太攻心計,也不擅於欺騙別人,也不擅於控制表情 在這遊戲中,人人會在rules裡計算利益,雖然計謀其實往往差不多,但更重要的是找到別人的破綻,觀察別人 在正常情況裡,如果別人是我,往往會做出最有利的行動”A” 但我更清楚的是,如果我做”A”,基於我的掩飾能力不足,往往被人一眼看破,我始終是在別人的計算之中,在特定環境下的最有利行動,其實只是敗中殘存多幾秒 所以為了比較沒那麼不利地去玩這遊戲,我必需要用一種非常策略,就是「錯的策略」 如果人人也是基於rules去分析與觀察行為去玩,那麼我就製造異常﹑混亂,做不利的事 問問自己,玩遊戲為什麼一定要贏? 我不是質疑贏輸的意義,只是為什麼每一局也要目標是贏? 不可以只為製造混亂嗎? killer殺掉所有人就贏,但為什麼我不能殺了自己讓自己輸? 護士救人,但為什麼我不可以做善終護士,不救人,看著平民死掉,還去救killer? 我做平民,為什麼就不可以殺了護士? 為什麼我一定要證明自己是清白,而要讓別人選擇我開哪一隻牌? 我就清楚告訴別人,我是killer也是nurse也是平民,想開便隨便開我沒所謂,我不需要別人認同,但我只有個原則就是無論別人懷不懷疑,我只會開我自己選擇的牌 那些角色的行為目的,其基本assumption,往往是他們理所當然的事 令他們的基本assumption動搖,就可能會令他們鑽牛角尖,也能降低他們的理性分析力 製造異常﹑混亂,做不利的事,一時三刻裡並不會令我有利,反而令我非常不利 但我的目的不在於一局半局,而是要讓別人透過經驗學習,留下一種疑惑的概念,當他們慢慢了解我的反行為模式,我的「計謀」就會有效 當然,現實中的數據說明,我這種玩法還是很不efficient,但對我這種個性的人來說,這長遠來說已經令我比較有利了吧,至少贏不了,也能令別人混亂出錯,我覺得已經算成功了 我這樣算不算是過份認真呢? 其實我又不覺得 最終的輸贏,其實我是真的不太在乎,只是不致太強弱懸殊,多一點變數,才會多一點趣味吧   -------------------------------------------   其實對人生,我今天也有些聯想 對人生,我真的並沒有製造異常﹑混亂,做不利的事的想法 只是我往往很質疑,rules是誰定的? 我不是說實質的rule,而是人生的意義的formula 為什麼一定要做某些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