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兩句,關於昨晚有人衝擊立法會

在道德層面,我自己從來只看重大義,而小是小非,我並不太計較。
大是大非以外的事,我多數比較看重形勢判斷,判斷標準是對大局的影響。
對我來說,在道德層面,昨晚衝立法會之事可以接受。
但在形勢判斷層面,這行動很不化算。

心情有點矛盾。
我明白衝的人單單是決定衝,其實已經很大成本,他們也是有心人。
那些鬧他們衝的人,我也明白他們是為運動著想,他們也是有心人。
衝的人的罪名,最多是不智,但如果要求他們衝完留下﹑不蒙面﹑乖乖被捕,又有點涼薄。
為什麼留下﹑不蒙面﹑被捕就是負責任?為什麼不能活著做更多的事?
在這個位,我無法一錘定音去判定他們。
這場運動,本來就是無大會,有群眾選擇以戰略上不智的方法升級,這是「無大會運動」的形態必然會發生的事。

既然事情都已發生了,我不得不接受現實。
始終對我來說,全部都是同路人,不想屌太多,唯有想想之後能如何支援了。

對本土派,我也有幾句話想對他們說。
本土派常說,你永遠不能說服中立的人支持,只有當運動成功了中立的人才會支持。
沒錯,大部份人都是成王敗寇,希望本土派能明白,他們現在仍在失敗中,一切仍是毫無意義。
正正是因為我支持本土派,所以我得提醒他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